DAO让工作更灵活:短工作日之生,以及邮件收发机之死

作家和研究者都认为,我们糟糕的工作习惯是由许多原因导致的:被工作事务栓牢、担心闲暇过多让人变成躺平的废柴、无法说「不」的员工、以及上涨速度低于预期的收入中位数,这些都使得人们不得不多干活。

1930 年,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发表了题为《我们后代的经济前景》的演讲,并认为当时最要紧的问题可能是人们的休息时间太多。他相信再过两代人的时间,我们的科技水平就能够允许人们每周工作 15 个小时了。

但数据可不这样认为。

美国,以及全球许多国家的工作时间自 1950 年后基本稳定,历经多次科技革命却始终变化不大。注意,德国工时的下降趋势,在图表中独树一帜:

DAO让工作更灵活:短工作日之生,以及邮件收发机之死
数据来源:Our World in Data 数据分析:Huberman & Minns

作家和研究者都认为,我们糟糕的工作习惯是由许多原因导致的:被工作事务栓牢、担心闲暇过多让人变成躺平的废柴、无法说「不」的员工、以及上涨速度低于预期的收入中位数,这些都使得人们不得不多干活。

但我发现,最有说服力的原因,就是我们凭空创造的岗位太多了。

专业管理阶层,或者说以管理他人为生的人,占据了美国 35% 的岗位。美国超过三分之一的岗位并不从事生产性劳动——而是管理其他人的生产劳动。

随着科技的发展,这类岗位的占比还在增加。上世纪 30 年代,美国仅有 1% 的岗位算是专业管理阶层。1972 年,这类岗位的占比增加到了 24%,1983 年是 28%,2006 年涨到了 35%,这也是我们手上最近的统计数据(我敢说现在的占比更高了)。

我并不是想抨击管理人员。我就是……有点困惑,为什么科技革命来了又走,人类却似乎依然无法摆脱朝九晚五的工作生活。

从很多方面来说,专业管理阶层都变成了邮件收发机。

Marc Andreessen 的推文:

「邮件收发机(名词):笔记本阶层的岗位,职责以收发邮件为主,而邮件数量又与邮件收发机的岗位数量直接相关,呈几何级数增长,『收件箱』清零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传说。参见:跑轮子的仓鼠。」

电邮社畜位没有成就感。一点也不灵活。这种岗位不会让我,甚至任何人对工作产生热情。邮件收发机们总是:

  • 大会接小会,为了给在别处开会的其他人同步信息,一个接一个地开会。
  • 工作全靠——邮件。回复邮件是最重要的工作。现在可能还需要回复 Slack 或 Discord。
  • 陷入官僚机构的囚笼:从员工绩效评估,到无穷无尽的表格。

DAO 是怎么消灭邮件收发机这种岗位,真正减少广大贡献者的工作时间呢?一直以来,减少工时与更高的健康水平、更少的职场过劳、幸福感增加、效率提升,以及更好的决策水平密切相关,甚至能让地球的未来少一点黑暗。

我想在这篇文章里详细地聊一聊。首先,我们来看看传统组织和 DAO 组织在工时规划上的区别:

我在传统工作单位和 DAO 都工作过。回想一下之前的工作内容,我把每天的工作分为以下四类:

  • 官僚性事务:处理不完的邮件、噩梦般的繁文缛节、大量的路线规划…… 总而言之,都是些「不必要」的工作,想到它们就难免会长叹一口气。
  • 深度工作:真的在「做事」。关键词:产出。
  • 治理工作:做决策,组织构建,岗位定义。
  • 会议:花在通话上的时间(虽然有时我在打酱油……嘘,别说出去)。

下面是我根据自己的经验制作的图表。圆的大小代表了(估算)在该类工作上花费的时间多少。圆越大,我在这类工作上花费的时间就越多。(面积与时间并不完全成比例……只是反映大概的关系。)

我只在几个地方工作过,不过根据我的回忆,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DAO让工作更灵活:短工作日之生,以及邮件收发机之死

传统组织与 DAO 每日工时分配示意图。该图根据我自己在两类组织内的工作经验整理,仅为粗略估计——并不是严格准确的数字。

算下来,两边的每周工作时间大约相同吗?应该是的。

来看看两边的区别:

根据我的经验,如今 DAO 减少了官僚性的事务(DAO 是新生事物,因此组织债和文书流程都少一些),也减少了会议(站会、沟通会或是通气会都少了不少,跟大家都在不同时区也有关系)。

不过,DAO 增加了治理工作的时间(参与论坛、投票、做决策,以及治理相关的沟通)也增加了深度工作的时间(真的做事,因为许多 DAO 都采取了类似赏金的激励机制,一定要用产出换报酬)。

重申一下,这都是基于我自己的经验总结的——仅作为一种分享,不具备统计学上的意义。

我认为,目前 DAO 的结构还无法实现更短的工作时间。但我也认为这方面有很大的潜力(顺便消灭邮件收发机岗位!),原因有以下三点:

  • 设计委托投票机制,或简化治理体系。
  • 异步更新进展和信息,并且越来越擅长跨时区异步沟通。这会进一步减少开会的时间。
  • 打造流畅的协调流程,削减耗时的官僚性事务。

我们一条一条地简单看一下。

1.委托或简化治理机制

不是所有贡献者都愿意积极参与治理的;毕竟人各有志。

随着委托治理机制的崛起,加上基于「舱」或者以公会为核心的治理架构所带来的可能性,我能预见到,未来 DAO 的治理并不需要像现在这样花费大量时间。

不过,DAO 和传统组织的关键区别之一,就在于成员主动参与治理——每个人都能发声,而不是只能由别人为你做出决策。因此,我能预见到治理工作在 DAO 中占的比重,将比传统组织中的比重高,但也不会侵蚀到深度工作的时间。

来看看修改后的图表,代表治理工作的圆小了一点:

DAO让工作更灵活:短工作日之生,以及邮件收发机之死

治理流程的委托和简化,将大大减小花在治理工作上的时间。

2.更专注的异步工作流程,减少会议时间

DAO 多是跨国组织,成员散布在各个时区,很难让所有人齐聚一(虚拟的)室。这时,异步就成了最好的、也多是唯一的选择。成员可以在 Discord 或内部通讯中互通进度。简单的「通气会」没有了存在的必要——甚至因为时区的差异而根本无法召开。

头脑风暴、小团队内部沟通以及全员会议在某些场合依然很重要。小团队同步工作依然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但有了改进后的异步沟通流程,这类会议将大大减少。

再更新一下图表:

DAO让工作更灵活:短工作日之生,以及邮件收发机之死

3.打造流畅的协调流程,削减耗时的官僚机构。

传统公司会在「官僚秀」上花费大量时间,包括仅仅出于官僚性的目的组织召开会议或布置工作要求。比如:冗长的通气会、绩效评估、画完即弃的路线图,以及频繁修改预算。

通过精心设计的信息架构让文件更易查找──这是 DAO 减少官僚性工作的途径之一。小而精、跨职能的 DAO 团队精于自我管理,具备自主开展远程工作的技能,可以大大减少上述「官僚性」的工作。

看下一张图!

DAO让工作更灵活:短工作日之生,以及邮件收发机之死

现在这张图怎么样?工作日是不是变得更灵活,甚至更短了?

嗯……我知道你大概在想什么。上面的预测里包含了太多的一厢情愿。我也理解。的确有很多一厢情愿的成分。

但是,让我再详细地给你讲讲……在工时更短的 DAO 工作一周是什么样?怎么让大家有机会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工作?

来看看这个工作杯子。

工作杯子:简述 DAO 如何减少工作时间,提供更多的灵活性。

工作杯子就是装着工作时间的容器。

DAO让工作更灵活:短工作日之生,以及邮件收发机之死

把杯子装满意味着你的工作达到了满负荷,再多就会过度疲劳。对应的就是不会引发过度疲劳的长期工作量极限。

杯子溢出就意味着过度疲劳。溢出是坏事。

你可以想象杯子里装着任何液体。我的杯子里是草莓味柠檬水,这样更好玩一点。

DAO让工作更灵活:短工作日之生,以及邮件收发机之死

我虽然喜欢喝草莓味柠檬水,但也肯定不愿看到右边的情形。

每位职场人的工作杯子,应该都会随着生活的各种变化变大或变小,比如有了孩子(会缩小),为新项目摩拳擦掌(变大),或者去休假(几乎消失)。

下面是传统的工作组织中,普普通通的一周内工作杯子的状态,和精心优化过、高效的「未来」DAO 中的状态。我估计普通人在不出现过度疲劳的前提下,每周最多工作 40 小时左右。当然每个人的实际情况都不尽相同。

这两类组织分别是如何倒满工作杯子的?两个杯子内的成份占比又有些什么不同呢?

根据前面的图表,我推断出的工时分布应该是这样:

DAO让工作更灵活:短工作日之生,以及邮件收发机之死

根据上文讨论,传统组织和精心优化过的、高效的「未来」DAO 中的工作杯子。

但我一直在想…杯子一定要是满的吗?为什么一定要时刻处在过度疲劳的边缘呢?我们为什么要为了工作而休息,而不是仅仅为了休息而休息呢?

为什么每天都得是满满一杯的草莓味柠檬水?

来看看没那么满的杯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DAO让工作更灵活:短工作日之生,以及邮件收发机之死

杯子没那么满,杯子之外的生活就更丰富。

DAO 组织的成员若想每周工作更短的时间,可以将所有工作等比缩减,让深度工作的时间减少最多。目前诸多 DAO 都有了灵活、模块化的工作体系,成员也可以从事很有成就感、与兴趣高度契合的兼职工作——而不是为最低工资打工的兼职工作。

而且,由于重点放在了深度工作,而不是……非深度工作,邮件收发机岗位也可以原地消失了。

不知道你怎么想,但这是我愿意为之努力的、机遇更多的未来。就当我一厢情愿好了,然而,一个大家能从事喜爱的工作并且高效协作的世界,难道不值得许愿吗?我就是因为这个愿望才在 DAO 中工作的。

这样不仅对目前 DAO 内的贡献者有好处。电邮社畜变少,更有成就感、工时更灵活的深度工作变多,对许多人都有好处。

比如…

  • 照顾孩子的主力,需要更灵活的工作时间。
  • 内向人群,不喜欢会议不断。
  • 晚上九点之后 / 早上九点之前效率更高的夜猫子 / 早起人士。
  • 北半球北端的居民,绝大多数日照集中在九点至五点。
  • 喜欢在太阳下锻炼,甚至只是出门的人们。
  • 身体有恙的人群——无论心理生理——很难长时间连续工作。从慢性疲劳到背伤,再到注意缺陷障碍(ADHA)都包含在内。
  • 看护或绝大多数工作在家中完成的人。

我敢说你或是你认识的人中,总有人属于以上某一类。

朝九晚五的坐班岗位只适合很少很少的人。DAO 现在有了独一无二的机会,可以彻底颠覆过时的工作习惯,让人人都有机会进行可持续性的长期工作。

可还有一个大问题:

贡献者经常需要为多个 DAO 工作才能养家糊口。

现在,想在 DAO 中获得与普通全职工作接近的收入,需要很大的工作量。有些贡献者为了养家糊口,甚至要同时为五个 DAO 工作。

Spencer Graham 在 The Defiant 上的一篇文章里写道,「DAO 应该想办法让贡献者可以长期投入,甚至鼓励、激励这种行为,借此留住有才华的贡献者。」换句话说,贡献者在 DAO 里的身份更应该像长期员工,而不该像兼职员工或临时工。

专为灵活、有才华的贡献者优化的 DAO?我有几个想法,但这些想法我们在以后的简报里说吧。

我们每天都在改善工作环境。进度没那么快,但也要有成果了。

DAO 的革命性不仅仅体现在投票机制或链上潜力方面,它的革命性还在于,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让每个人的工作都能够更公平、更灵活。

Jonathan Malesic 在一篇社论《工作的未来是减少工作》中写道,「你的工作,或者没有工作,都不能定义你的人生价值。这个观点很简单,却也很极端。」

我希望以后简单的论点也能被广泛接受,并且不被人视为极端。我们能实现凯恩斯设想的每周工作 15 小时吗?也许可以,也许不可以。但我能参与到改善工作、让大家的工作选择更广、更灵活之中,就已经很兴奋了。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7日 下午4:11
下一篇 2022年11月17日 下午5:20

相关推荐

  • DAO代币经济学:如何使用代币治理并激励社区?

    新的问题又来了,你如何保证币价不归零呢(因为绝大多数币都归零了)。这就需要我们来探讨一下DAO的代币经济问题。那项目方在建设DAO和发币的过程里要注意些什么,才能避免嘴上都是to the moon实际却是埋土里呢?

    2022年7月30日
  • 目前的DAO有明显的优势吗?

    近期加入了几个DAO,有优秀估值已过1000w美金,也有刚开始成立不久的。今天就说说我对DAO的一些看法。可能我接触的DAO还不优秀,目前的DAO还是存在很大问题,并没有想象中的美…

    2022年7月6日
  • BanklessDAO:教科书式的DAO是如何实现去中心化治理的

    2016年,DAO开始生根发芽,彼时以太坊的社区成员沉浸于去中心化的世界不可自拔,并开始不满足于传统中心化组织架构的低下转化率,于是便开启了对于去中心化组织形式的探索,世界上第一个DAO——Creation DAO(The DAO)也由此诞生。

    2022年7月20日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

联系我们
邮箱:whylweb3@163.com
微信:gaoshuang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