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的「落户之旅」,或许有另一种可能?

目前正在探索 DAO 治理的平台多是开设了 NFT 数字藏品的平台,此类平台与其他商业主体的用户群相比具有显著优势,一方面对加密圈的术语、要素和玩法更加熟悉;另一方面对共治共理的经营方式也持有更加开放的心态。在具体玩法上则采用与 NFT 一级市场相分离的独立实物销售。

从制度设计上看,DAO 可以是一种新兴的营利或非营利商业组织架构;从经营理念上看,DAO 也可以是一种优秀的营销方式,通过更深度的用户参与项目治理,实现更好的利益分配促进市场活跃度。但是 DAO 在中国的发展却并非一帆风顺,一方面,由于我国法律限制,无法直接将 DAO 注册为合法的民商事主体;另一方面,DAO 的概念依然小众,难以建立起足够活跃的社区。

那么,DAO 是否能在中国落地?又会以何种方式落地?今天飒姐团队就将最近观察到的有益实践为大家作一个简要的介绍,以期为 DAO 的中国化之路提出有益的思路。

一、共治共理,共益销售

从飒姐团队近期的实践来看,目前有不少互联网厂牌正在探索一种新型的 NFT DAO,这种 DAO 更倾向于与用户建立更加紧密的销售联系、扩大销售范围。下面飒姐团队就以该种「共益销售」营销模式为模板,为大家作一个简单明了的介绍。

目前正在探索 DAO 治理的平台多是开设了 NFT 数字藏品的平台,此类平台与其他商业主体的用户群相比具有显著优势,一方面对加密圈的术语、要素和玩法更加熟悉;另一方面对共治共理的经营方式也持有更加开放的心态。在具体玩法上则采用与 NFT 一级市场相分离的独立实物销售。

1 经营项目

目前的 DAO 平台以经营实物销售项目为主,销售范围可以是衣物、文创、家具、小型家电等,只要不违反法律规定和公序良俗,皆可以作为 DAO 实体经营项目的标的。当然,法律服务、表演服务等服务类的销售也不是不行,但由于此类服务需要更强的人合性、更加复杂难操作,因此此类 DAO 暂时还未出现。

2 治理凭证

一个合规经营 NFT 数字藏品的互联网厂牌,通过销售自己旗下的 NFT 数字藏品使用户获得积分。此类积分一般是免费获取,可以是在购买平台数藏的同时直接获得积分,也可以是在持有数藏一段时间后直接赠送用户一部分积分。该部分积分可以直接用于用户投票表决,在投票后,无论提案是否立项、是否通过都会在用户参与投票后被永久性消耗。

3 治理规则

为保证社区用户基本收益并实现社区共同繁荣,运营方一般会制订一系列投票规则,一般包括以下几项:

(1)设置参与门槛。目前的 DAO 大多处于实验期,为了保证高质量小范围的实验并筛选出合适的社区成员,平台一般会设置参与门槛,保证项目参与者已经持有一定的数字藏品 NFT。

(2)项目立项门槛。假设飒姐要在 DAO 中成立一个卖焦糖拿铁的项目,除了提出这个议案外,还需要取得大家的支持,成功立项。一般来说,只要票数达到立项门槛且大于反对票数量,即可立项成功。

(3)投票规则。在目前的 DAO 项目中,项目方会为单一参与者设置投票上限和下限(一般来说上限是下限的五到十倍)。如前所述,无论是赞成票还是否定票,无论项目是否成功立项,投出去的票(积分)将永久性消耗。因此,设置此类投票规则一方面可以防止用户非理想投票,也可以一定程度上防止项目成为某一「巨鲸」的一言堂。

(4)收益分配。项目标的的销售情况越好,收益也就越高,相应的分配也就越多:参与治理投票的个人收益=项目总收益 (个人投票 / 总投票额度)。举例来说,假设项目总收益 100 万,项目总投票 10000,个人投票 30。个人收益=1000000(30/10000)=3000。

二、此类 DAO 是否存在法律风险?

关于此类 DAO 玩法可能涉及的法律风险其实飒姐团队内部也存在较大的争议。从法理上来说,对于私权利的基本处理原则可称:法无禁止即可为。但现实中往往还需要考量更多的因素,如何合规经营将是 DAO 在中国生存的关键,因此,一些关键性问题运营方务必提前有所准备。

1 积分两头通

首先,积分的获取并不是直接使用法币购买的,而是用户购买 NFT 数字藏品或长时间的持有后获得的一种奖励,本身是无偿获取的,但关键性问题在于,如果我们在项目中使用积分进行投票,且项目成功后(获得大量收益后),利益的分配直接会与我们前期投入治理的积分相挂钩,投入积分越多获得的收益也就越多。虽然此举大幅度的刺激和绑定了用户消费,但难免存在积分变现的风险敞口。

一方面,该种做法涉嫌违反 22 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三协会发布的《关于防范 NFT 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中 NFT 去金融化的规范目的,某种程度上反而为 NFT 的炒作留下了一定的空间。当然,如果该平台不支持开设 NFT 数藏二级交易平台,合规性会相对更好。

另一方面,可能涉嫌非法集资类犯罪。在这一方面,我们较为担心该种 DAO 出现「异化」。在吸引了大量的眼球后,该种营销方式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作为非法集资活动的噱头,以 NFT 作为非法集资的工具承诺大量返利,以及以此作为工具欺骗投资者进行投资等,都是 2021 年就已经出现的犯罪方法,我们不愿意看到在 DAO 发展的道路上重蹈覆辙。

2 反洗钱

事实上,该种 DAO 玩法为洗钱提供了诸多便利。具体而言,每个项目的提案、立项等环节并不需要巨大的积分数才能成功,犯罪分子完全可以通过注册海量账号的方式来进行虚假立项。实际上,平台和普通用户是很难通过 DAO 的组织形式对实物标的的销售进行良好的监督的,这就给了犯罪分子很大的操作空间:通过伪造销售记录的方式虚假销售,最终将黑钱通过这一环节循环洗白,最终套现。当然,这一过程由于有众多散户的参与,犯罪分子在套现的过程中不可能做到全额套现,但只要操作得当还是能获得洗白后的大部分资金,且在普通资金的掩护下,该种洗钱行为将更加隐蔽难寻。

因此,飒姐团队提示,小范围内可控的 DAO 营销目前尚不存在这个问题,但如果随着概念发酵、收益分配的成功执行使得影响力扩大,在进行大型项目时务必进行严格 KYC,防止自身 DAO 项目沦为犯罪工具,产生无法预测的危险。

写在最后

飒姐团队认为,这种 DAO 玩法有着现实的可行性,如果短期内在相对可控的小范围年内经营,未尝不是对中国 Web3 市场的有益尝试。但我们也要再次提醒大家,合规经营很重要,在目前的经济发展形势下,监管机构更希望看到的是在稳定的前提下保持创新,因此,企业和平台将合规做到前头,在风雨激荡的 2023 年将是赢得发展契机的关键。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21日 下午5:22
下一篇 2022年12月21日 下午6:58

相关推荐

  • DAO监管拐点出现?美两州法案出台引争议

    关于什么是 DAO 飒姐团队已经进行过系统的介绍,今天我们就不再赘述。DAO 作为一种近些年来刚刚出现的新型商业实体,在人员组成、运营管理、收益分配和税收等多种层面上与现有的商业架构存在明显的区别,因此一直以来对 DAO 的法律性质和监管措施都存在争议,各国虽然已经有了许多 DAO 的实案例,但这些 DAO 在监管措施和法律性质上依然处于「旧瓶装新酒」的状态。

    2023年3月7日
    448
  • Vitalik Buterin:DAO不是公司,自治组织的去中心化很重要

    高度去中心化的治理效率低下,而由董事会、首席执行官等组成的传统公司治理结构经过数百年的演变,不断优化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做出正确决策和为股东创造价值的目标。DAO 的理想主义者天真地假设去中心化的平等主义理想可以超越这一点,而在传统企业部门这样做的尝试充其量只能取得微不足道的成功。

    2022年9月20日
    519
  • 2亿美金DAO项目,PartyDAO:一篇推文、一群陌生人和25ETH初始资金

    PartyDAO 很神奇,他源于一篇推文,没有创始人,没有中心化团队,绝大部分成员都有自己的本质工作只能业余时间参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交出了一个不错的产品,并且靠着仅仅 25 个 ETH 的社区融资,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发展成了一个令人瞩目的产品 DAO。

    2022年7月12日
    1.3K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

联系我们
邮箱:whylweb3@163.com
微信:gaoshuang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