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当我们交流的时候,我试图弄明白,在公关、慈善捐款和游说的背后,SBF 到底相信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尤其是他所从事的工作和他所在行业的道德准则。我们的整个谈话中要面对这样一个背景——那些信任他的人失去了积蓄,他已对一开始的承诺造成了无法估量的破坏。我们的谈话结束后,我对他所说的许多话感到震惊。

我曾在今年夏天早些时候通过 Zoom 与 SBF 进行过交谈,当时我正在撰写他的简介。所以在 11 月 13 日,有消息称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崩溃,数十亿的客户存款消失后,我通过推特私信联系了他。我没想到他会做出回应——通常,正在接受 SEC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美国司法部调查的人不会做任何回复。

联系上 SBF 后,他显然想谈谈。关于 FTX 和他的对冲基金 Alameda Research 如何拿客户的钱赌博,他声称,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没有意识到谁会被称赞为英雄,谁会成为替罪羊。他还谈到监管问题,谈到他后悔的事情(《破产法》第 11 章,宣布破产的决定),以及他会如何对待 FTX 和 Alameda(更谨慎的记账;一旦 FTX 可以独立生存,就脱离 Alameda)。

当时已经过了巴哈马时间午夜,我们在推特私信里来回聊了一个多小时。SBF 表示仍在努力筹集偿还所有储户所需的资金。

当我们交流的时候,我试图弄明白,在公关、慈善捐款和游说的背后,SBF 到底相信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尤其是他所从事的工作和他所在行业的道德准则。我们的整个谈话中要面对这样一个背景——那些信任他的人失去了积蓄,他已对一开始的承诺造成了无法估量的破坏。我们的谈话结束后,我对他所说的许多话感到震惊。

(注:SBF 在其最新的「反思帖」中也提及与「一位朋友」(即 Kelsey Piper)的私信对话。)

关于监管

在 SBF 的加密帝国崩溃之前,SBF 积极参与在华盛顿游说建立加密货币监管框架。尽管许多加密行业 CEO,比如币安 的赵长鹏公开怀疑政府监管,但 SBF 基本上避免批评监管机构。他把自己过去的声明——比如上个月他说,一定程度的加密货币监管「绝对是好的」描述为「公关问题」。他这样做几乎证实了批评者的观点,批评者认为他对华盛顿的示好只是表面,而不是实情。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 愿意做不道德的事

有一个很多人在猜测的问题——SBF 是否认为「为了更大的利益」而做不道德的事情是可以接受的。这是 SBF 过去所认为的自利主义者可能会持有的立场。

这个问题碰巧是我在今年夏天的采访中问过他的,在我们进行推特对话的前一天晚上,我刚刚重新听了一遍当时的采访。

当时我认为 SBF 对于「越界」要面对道德难题是——经营加密货币交易所是否一开始就是正确的选择,以及他声称自己想做的好事是否可以让它成为可能。

在之前的采访中,我对 SBF 说:「很多人会认为开一家加密货币公司赚数十亿美元,就像我开一家烟草公司赚数十亿美元一样非常不道德。假设,有一条线,即使有充分的理由,你也不能越界。我很好奇你是否认为有底线存在?如果存在,你的底线又在哪里?」

SBF 回答:「确实是有底线的,答案不可能是没有底线。否则,你最终可能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好处。但底线没那么容易划清。因为如果你的核心业务对世界有害,就会有很多复杂但严重的二级伤害(比如影响与合作伙伴的合作)。」

在我们的推特对话中,我又问起了他对道德底线对看法。夏天的采访中 SBF 认为不能为了所谓正确的事而做出不道德的行为。而本次这场推特对话中 SBF 对当初那些正确的道德发言全盘否定,他承认他当时说的不是真心话。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关于歪曲事实

SBF 坚称,FTX 从未将加密账户持有人的存款投资于该交易所。我通过推特向他追问这一点,尽管他继续坚称 FTX 没有以这种方式直接使用账户资金,但他说,Alameda 从 FTX 的资产负债表上借了比他意识到的多得多的钱用于投资,这最终使 FTX 容易受到相当于银行挤兑的来自加密货币的冲击。

为什么 SBF 直到为时已晚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说:「有时候生活会悄悄降临到你身上(Sometimes life creeps up on you)。」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说法称 FTX 垮台的种子已经在今年早些时候播下,当时据报道,在加密货币公司 Terra 的 LUNA 稳定币崩溃后,Alameda 遭受了巨额损失。SBF 说,他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程度,因为「糟糕混乱的记账方式」——混乱的记账高达数十亿美元。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 的遗憾

SBF 承认他「搞砸了。」但他也坚称,如果 FTX 没有宣布破产,很多麻烦本来是可以避免的。破产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使资金问题脱离了他的控制。(在此过程中,SBF 的 CEO 职位被 John J. Ray III 取代,John J 是一名律师,曾在能源交易公司 Enron 破产后帮助债权人追回数十亿美元。)SBF 告诉我:「(公司)的负责人出于羞愧,正试图将一切付之一炬(burn it all to the ground)。」

SBF 辩称,他应该继续努力筹集更多的资金,并坚持认为,如果他这么做了,一个月内客户就可以开始提款。《华尔街日报》本周早些时候报道了 SBF 正在努力融资,但没有发现任何投资者承诺投资的迹象。该文件还称,即使获得新的融资,也需要与外汇交易所债权人进行谈判,并获得破产法院的批准。

虽然 SBF 说他的一些同事——联合创始人 Gary Wang 和工程总监 Nishad Sing 感到「害怕」,特别是 Nishad Sing 感到「羞愧和内疚」,但 SBF 似乎对这场崩溃保持着某种态度——世界上从来没有那么非黑即白。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FTX 被黑一事

在 FTX 申请破产后不久,关注区块链交易的用户注意到有人将数亿美元转移出了该公司。我问 SBF 发生了什么。他回复是 FTX 被黑客入侵了,而这件事情要么是前员工干的,要么是前员工电脑上的恶意软件造成的,有几百个恶意软件在操作。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SBF 接下来的打算

SBF 说,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设法筹集 80 亿美元,使账户持有人的利益得到保障。他告诉我,这基本上是他余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不过,尽管他说一个月前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筹资者之一,但截至目前,FTX 所能筹集到的资金仍微不足道,没有迹象表明会有任何投资者会上钩。即使他能获得融资,也可能需要债权人和破产法院的同意。

SBF回复了我的私信,我决定将对话公开

今天早上,我给 SBF 发邮件,确认他的推特账户没被黑,对话的确实是他本人。而他的律师拒绝置评。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7日 下午3:52
下一篇 2022年11月17日 下午4:20

相关推荐

  • Web3.0世界日报(9月7日)

    Fuel Labs完成8000万美元融资,Blockchain Capital等领投。游戏公司Gameplay Galaxy宣布完成1280万美元种子轮资金。Bellatrix升级后以太坊网络“漏块率”飙升至9%。

    2022年9月7日
    947
  • Web3世界日报(2023-6.11)

    Polygon Labs:在美国境外开发和部署,努力使MATIC广泛可用时且不针对美国。Coinbase CEO回应SEC诉讼:不需要这些注册就可以运营,因为交易的是商品。21.co研究总监:Uniswap暗示他们将很快推出v4。

    2023年6月11日
    958
  • 读懂calldata压缩实验:缓解rollup费用瓶颈的解决方案

    在经过多年的开发后,rollup 最终被部署到以太坊上并且逐渐得到采用。这项技术的佼佼者 Arbitrum 的 optimistic rollup 已上线近一年,它的桥接上存着价值 27 亿美元以上的资产,而紧随其后的是 Optimism。

    2022年9月10日
    9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

联系我们
邮箱:whylweb3@163.com
微信:gaoshuang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