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OP的「上下两院」聊起:一币一票、一人一票到两者结合

OP 很喜欢一个概念叫做 public good(公共利益)。传统的一币一票,有时候很难实现这一点。巨鲸的目的,往往一言难尽。为了币价上涨牺牲长期利益的短视行为,已经不算过分了,还有更严重的,例如当时 Luna 试图去操纵 Curve。

讲道理,OP 治理机制越来越吸引我了,并不是说有多 bullish vibe,而是它跟我最近思考的东西很像。

过去「链上治理」无非两条路线:

  • 一币一票(配合 Ve 或币龄)
  • 一人一票(公链 BFT 节点或者一些 PFP)

OP 再一次提出了路线 3,就是它的 OP Collective,它把 1 和 2 结合了。

从OP的「上下两院」聊起:一币一票、一人一票到两者结合

OP 这个新制度是一个「上下两院」的设计。

原本,OP 是用户把票 delegate(授权)给代表,这部分就是传统的「一币一票」,谁的节点质押 + 获票数量大,谁的权力就大,很多 DeFi 的协议也是类似的。

而 OP 的新规划中,提出的思路是,在原来一币一票的基础上,再加个一人一票。

OP 很喜欢一个概念叫做 public good(公共利益)。传统的一币一票,有时候很难实现这一点。巨鲸的目的,往往一言难尽。为了币价上涨牺牲长期利益的短视行为,已经不算过分了,还有更严重的,例如当时 Luna 试图去操纵 Curve。

先说说一币一票的问题。

Token 治理这件事,我认为不仅来自于现实世界的投射,更起源于早年公链的共识。早期各种链们对于如何「达成共识」这件事是如此重视,以至于花了大量的精力在共识设计中,17 年市场的参与者应该都印象颇深。

而在 21 年这一轮中,共识的比拼告一段落,基本只留下了 PoW、PoS 和 BFT 三种。那么,PoS 这种按币投票的机制,由于低门槛和比较去中心化,就被 DeFi 继承了下来。当然像 Curve 这种项目还创造了 VE 思路,也是 PoS 的延申。

然而,公链的业务单一,因此按币投票没问题;但到 DeFi,它的业务太过于多元,因此简单 PoS 就不再灵了。举一个不恰当例子,LFG 曾经掌握了大量 CRV/CVX 票仓,UST 池子即将得到天量 CRV 奖励。假如它挺过那次崩盘,会有更多不明真相的 LP 会哄骗至所谓新 4pool(奖励高),那么 Luna 的受害者至少要翻一番。

OP 虽然也是一条链,但是它的共识层实际上是 ETH L1,自己不需要共识,所以它的治理反而要参考 DeFi,它也不能被骗子绑架。

说了一币一票的问题,那么接下来说一下一人一票。

这个问题其实最早中本聪就讨论过,如果在一个纯分布式系统中,1 人 1 票太容易被女巫攻击了。推特上很多朋友特别热衷于空投,对这个词应该不陌生。

从OP的「上下两院」聊起:一币一票、一人一票到两者结合

OP 也是 anti- 女巫的高手了。所以,OP 这个「一人一票」其实是精英一人一票制,会组建一个「90 人委员会」。这个事 OP 是第二次搞了,第一次搞是组建了 22 人委员会,这次是 90 人是老委员会中的 14 人 +14 人提名的新人 + 用 OP Stack 的开发者 + 社区 + 官方钦点组成的新委员会。

老一届 14 委员会都是什么背景呢?我简单 DD 了一下,有科幻小说作家,有 OP 上 DeFi 项目的创始人,有 OP 官方成员,有艺术家,Gitcoin 和 Paradiam 的 Core,社区 KOL,总之看起来多样性是蛮好的。

众所周知,OP 有天量未解锁代币,FDV 极大(插一句也是阻碍我持有更多的理由 hhh),这些代币怎么分配呢?

其中很大一部分要划给生态内项目,是不是和 Curve 很像,不过分钱任务交给了老一届 22 人委员。

这些委员给 EtherJSJ 等项目打了一轮分,最终按 22 人加权结果,给这些项目分配了 100 万美元奖励。

从OP的「上下两院」聊起:一币一票、一人一票到两者结合

Tricky 的点在于,个人利益和项目利益有错配。那倘若你让 OP 的那些票仓代表来投,这些钱很可能最终都会分给他们关系最好的那些项目。

那你可能会问,让委员投都不会了么?当然也可能,但无疑是缓解。票仓是靠钱堆上去的,而精英代表,靠声誉上去,拿到席位难度不同,往往就会更爱惜自己的羽毛。

尤其是当这个委员会席位不断扩充之后,它的容错性会上升。因此这次,OP 开始了第二轮的分钱计划(Retro2),那么引入 90 位委员会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当然,这个制度一定不是完美的,甚至没有制度是完美的,每个制度——都是对当前问题的较优解和对之前制度的改良,改良之后又有新的问题。

如果是套用到现代政治制度当中,比如美国的政治制度。美国国会是众议院 + 参议院,众议院直接按人口给每州配名额,而且只干 2 年,类似于平民代表。而众议院则更像元老院,每州仅有 2 人,可以干 6 年,偏精英一些。

当然假设说,美国还有一个虚拟的「钱议院」,比如说华尔街,那里代表的钱。我不是阴谋论的推崇者,但是资本毫无疑问在含蓄地推动美国政治。

那么现在的很多项目,却把这个变成了显学和圭臬,只靠这个虚拟的「钱议院」来解决提案,这当然不是什么好方案。

OP 这次引入了精英代表,让它的「参议院」和「钱议院」合并工作,相互制衡,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尝试。

而且我私人还有个感受,就是 OP 特别喜欢「中庸之道」,之前给大家分析的 OP Stack 也是这样的思路,高度大一统和高度定制化的折中方案,或者叫融合创新,让人感觉没有那么偏激,非常柔和。

这种中庸的哲学观,真的,这让我对 OP 是越来越乐观了(NFA)。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22日 下午3:20
下一篇 2022年12月22日 下午4:00

相关推荐

  • 钱包、CEX与DApp,谁才是Web3未来的流量入口?

    当前 Web3.0 行业整体暂时处于发展的早期,和传统的 Web2.0 行业相比,流量的攫取还暂时处于较为原始的阶段,通常以一种较为粗犷的方式进行。随着 Web3.0 行业的发展,我们按用户需求,大致将获取流量的方式分为三个大的阶段。

    2022年11月11日
  • MEV的下一个五年:读懂MEV领域最新趋势

    MEV 市场与协议费用市场目前处于一种紧张状态,价值在向最高价格拍卖倾斜。如果通过将费用市场分为 MEV 和异常 MEV 去尝试缓解这种紧张状态,正常的费用市场将被走向 SBP 结构,它们能够产生足够的可访问 MEV 来使软件开发变得有价值,异常费用市场可能会看到一个独特的 MEV 供应链。

    2023年1月12日
  • a16z投资的那些失败项目:OpenBazaar、Diem、Basis 和 BitClout

    a16z 通过在 Uniswap、Solana 和 Sky Mavis 等行业中流砥柱上下注,确立了自己在加密领域的地位。该公司还于 2022 年 5 月推出了创纪录的 45 亿美元加密基金,突显了其对区块链技术的承诺。但即使是硅谷的顶级玩家也会时不时犯下投资错误。以下是 a16z 在过去几年中押注的一些最失败的加密项目。

    2022年8月31日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

联系我们
邮箱:whylweb3@163.com
微信:gaoshuang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