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DAO网络:一种探索未知的全新范式

DAO 在未来极有可能会成为有独特作用的协作网络。为了确定它是否具备这种作用,我们需要跳出 DAO 的现状去展望它未来的模样。今天的 DAO 就像一个初学走路的孩子,不成熟、不稳定、甚至还会跌倒。

DAO 在未来极有可能会成为有独特作用的协作网络。为了确定它是否具备这种作用,我们需要跳出 DAO 的现状去展望它未来的模样。今天的 DAO 就像一个初学走路的孩子,不成熟、不稳定、甚至还会跌倒。

特别是在「严肃」的创新领域,忽视 DAO 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但 DAO 的结构赋予了它作为发现工具的独特能力。我们对它的结构进行一次简短的梳理,并得出了以下结论:

DAO 是一种探索未知的全新范式,它可以激励许多合作团队收集和整合垫脚石,去更有效地探索一个搜索空间。

创新搜索:发现的新范式

想象一下,你在湖边。你打算前往对岸,并且必须通过踩着湖面上的垫脚石来实现。然而,湖面被浓雾所笼罩,除了离你最近的垫脚石外,其他地方都被遮挡住了。当你走过垫脚石时,湖岸在你身后消失了。

最终,你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岔路口;需要做出决定。哪条路是最好的?浓雾让你无法看清每一条路将通往何处。然而,你必须做出选择。

开放的DAO网络:一种探索未知的全新范式

Stanley & Lehman (2015) 将这个比喻与发现联系在一起。湖泊代表抽象空间的所有可能性,而垫脚石代表导航的策略。你的旅程是在包含所有可能性的空间中的一个搜索过程。问题是,当你不知道这个领域的性质时,你如何导航至目的地?

现在我们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把包含所有可能性的空间看作是一个房间,想象你是一个艺术家,在房间里寻找下一个莫奈的作品。如果将其设想为一个搜索空间,我们发现这颗罕见的钻石已经在那里了。你的目标只是在大量无意义的死胡同里找到它。

你一边画画,一边在房间里搜索。你的画作会受到你已经访问过的房间的影响。如果你花时间与现代主义打交道,你很可能会受到它的影响。如果没有参观过水彩画的角落,你就不太可能发明它们。这里又出现了湖的问题。我们怎样才能成为莫奈?什么垫脚石能把我们带到对岸?

我们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思考所有复杂的领域。我们明白,只要我们知道如何到达那里,就会有新的发现。不幸的是,除了眼下能直接看到的踏脚石,我们几乎看不到其他东西。

这让我想起了电子管,没有人预料到它们会使第一台计算机诞生。只有在电子管和相关的计算发现被发明之后,这一点才变得清晰,这样才有人能够将二者建立起联系。如果你在 19 世纪就试图建造一台计算机(就像查尔斯·巴贝奇那样),你就不可能得出这种见解。

我们偏向于认为中间的步骤和最终的目标具有一致性,并设立一些临时目标来达到看似通往最终目的地的踏脚石。然而,如果不了解该领域的性质,这些暂时的目标很可能导致我们陷入困境。

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向目标靠近实际上并没有增加目标函数的值,即使此举使我们更接近目标。—— Why Greatness Cannot Be Planned – Stanley & Lehman (2015)

现在我们来说说教育。我们根据考试分数来衡量教育上的进步,考试分数越高就意味着我们越聪明。但数学分数提高了就是好事吗?当然不是!通过这样的分数评估来不断提高数学分数,迫使我们将时间投资于提高短期分数的事情上,同时阻止了对更大搜索空间的探索。

那么,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呢?创新搜索是一种无目标的搜索形式。与其追随那些看似通向目标的垫脚石,不如简单地收集那些通向有趣方向的垫脚石。专注于新鲜感,不管它通向何处。

因为最终你必须获得某种知识才能继续产生新奇性,这意味着「创新搜索」是一种关于它所在世界的信息累加器。搜索的时间越长,它最终积累的关于该世界的信息就越多。—— Why Greatness Cannot Be Planned – Stanley & Lehman (2015)

你收集的每一块垫脚石都会带来新的可能性。新的想法往往来自于现有想法的组合,来自于收集到的垫脚石的组合。每隔一段时间,你就会找到一个组合,将你提升到一个全新的环境。

你收集的垫脚石越多,你能创造的有趣组合就越多。你无法预测它们会带你去往哪里,但继续做下去,你知道你肯定会到达某个有趣的终点。

聚合与分散

公司和 DAO 都不是短短几句就能阐述清楚的简单概念。然而,它们的核心结构具有不同的组织特征,使它们在未来的创新中发挥不同的作用。

公司是一个追求单一愿景的聚合工具

伟大的想法往往产生于一个单一的思想,它收集并综合了一系列不寻常的垫脚石。

公司采取等级制度,由一个人领导,并最终负责决策。对于那些需要集众人之力去实现的想法,公司是一个理想的组织结构,因为领导者被赋予了优化资源来追求愿景的权力。

这不是一个漏洞,而是一个功能。它既是使公司强大的原因,同时也是使公司变得脆弱的原因。一个拥有强大信念的领导者可以带领公司得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就。而信念不强的领导者,就不会有什么成就,甚至还可能带来危害。

不论是哪种领导者,公司的意义在于使每个人都能实现特定的目标;将每个人的工作集中在一个轴上。这就是「强一致性」,即每个人必须一起工作,以实现一个趋同的结果。

保持「强一致性」的结果就是需要设立目标。领导者利用目标将他们的愿景提炼成易于理解的东西,并保证每个人的工作都在整体愿景之内。如果没有目标,就像给强大的愿景打了马赛克,将其稀释成模糊的理解。

开放的DAO网络:一种探索未知的全新范式
公司利用目标来追求趋同的结果

层级制度的优势在于能够通过整合多数个体的工作来追求领导者的单一愿景,从而达到一个趋同的结果。要做到这一点,公司必须仔细定义他们想要解决的问题,并通过衡量他们的进展与阶段性目标来保持持续关注。

然而,公司无法尝试收集与目标不符的垫脚石,也无法去探索与之相关的其他可能,这就导致他们失去了新的组合可能性。

DAO 是拓展疆域的分散工具

DAO 是由节点和链接定义的网络,对应于人和关系。

网络具有灵活的拓扑结构,根据变化进行重新组织,或者随着时间发展采用新形状。领导权是按情况分配的,个体也有权做出有目的性地改变组织结构的决定,而不需要被许可或基于什么共识。我们可以把这种能力称为自我组织。

把一个大型的网络结构组织设想成是一个民主国家,一个国家是由许多个人和组织组成的,他们都为国家的发展和变化做出了贡献。然而,国家的复杂性使得没有任何一个个体可以代表整个国家,甚至连总统也不行。

相反,每个人都会置身于一个环境中,比如本地社区、企业或社交圈,并以自己的方式定义国家,做出影响该环境的决定。当他们做出决定时,比如创业、对政府进行投票或形成新的关系,网络的结构就会发生有意义的变化。

所以国家追求一个具体的、统一的议程非常具有挑战性。相反,他们更擅长专注于可高度协作的目标,如增加 GDP 和改善生活质量。

同样,在一个成熟的 DAO 中,个体能够理解网络的一部分(所处的小环境),但他们不能将其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国家的大环境)。个体将以自己的方式定义 DAO,并探索影响其所处小环境的方向,无需考虑整体的大环境。当他们做出决定时,网络的结构将自我组织以作出回应。

通过这种机制,网络具有信息优势。个人比其他人更了解自己,可以自己决定如何能够做出最好的贡献。

很直观的一点是,对所有个人的努力进行规范和定价是不可能的。一个人的才能、动机、工作量和注意力会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以微小的增量变化,更不用说是几个月的时间了。

分层组织是一种有损耗的媒介。所有可能与每个生产要素决策相关的信息,如果没有以某种形式或在某个地点引入,使其有权「计入」代理人的决策……那么信息就会丢失。

—— Coase’s Penguin – Yochai Benkler (2002)

网络也能够更有效地分配人员,因为任何人都可以承担任何角色,网络可以从最佳组合中受益。

不同的人在具备相同资源包和合作者的项目中都会有不同的生产力,并且差异还很大。

同行生产比公司和市场更有优势,因为它允许更多的个人去搜索更多的资源,以寻找材料、项目、合作和组合……

—— Coase’s Penguin – Yochai Benkler (2002)

同时,代币创造了「弱一致性」的机制,在这个机制下,网络中的每个人通过共享激励来增加网络价值。然而,这种价值的实现方式是可以理解的。

结论是,DAO 不适合追求单一愿景,更适合同时探索许多不同的愿景,这些愿景是由个体根据他们所处的小环境做出的决定而产生的。这不是一个漏洞,而是一个功能,并将成为未来网络的力量源泉。

一些人会对这种想法感到不适应,抱怨「没有人来掌舵!」、「没有路线图!」。「没有 xxx」,这就是问题的关键。DAO 是自主的,自主性不仅来自于智能合约逻辑,而且来自于分布式自组织的持续过程。

DAO 是「弱一致性」团队的承载

DAO 和公司有不同的组织特征,原因在于它们有不同的核心结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是相互排斥的,恰恰相反,DAO 可以被设想为许多「弱一致性」层级的承载。

伟大的想法往往来自于一个人的思考,而领导力是有效的人类合作的要求。等级制度经过了很好的优化,使强大的领导者能够实现强大的结果。DAO 也没有躲开这一现实。等级制度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它使领导者能够综合群体的贡献。

有不同想法的领导人自然会在人群中脱颖而出,而人们也同样自然地追随他们所相信的领导人和事业。DAO 不是取代等级制度,而是创造一种机制,通过这种机制,一个组织可以让许多层次式小组同时探索不同的方向。

开放的DAO网络:一种探索未知的全新范式
行动的局部排列,从全局异质到局部同质 *。我们可以观察到这种模式无处不在,从磁学到人类社会

问题往往出现在等级制度中,原因是群体思维逐渐无法考虑其他观点。

同质群体擅长做他们擅长的事情,但他们逐渐变得不善于研究其他的选择。

—— The Wisdom of Crowds – James Surowiecki

在网络分工中,每个团队根据自己所处的环境来找到自己的方向,并贡献他们认为会增加网络价值的东西,而不必向单一的愿景或叙事看齐。所以也没有必要达成共识或妥协,因为每个小组都有权进行自我组织。

…最好的集体决策是分歧和竞争的产物,而不是共识或妥协。

—— The Wisdom of Crowds – James Surowiecki

由此,一个 DAO 可以被看作是一个多组织网络。过去由于缺乏保持一致性所需的技术,这种组织结构一直很难存活。现在,通过可编程代币实现的「弱一致性」给了每个团队合作和分享信息的动力,而开放的区块链使信息越来越容易分享。

它的关键原则是异质性(也称作「泛质性」)成员之间的合作,这些成员可能分散在多个组织(通常是小组织或组织的一部分)。网络设计在历史上一直存在,但多组织设计现在能够获得力量和变得成熟,因为新的通信技术让小的、分散的、自主的团体在更大的差异和更多的话题领域中进行协商、保持一致和联合行动。—— Tribes, Institutions, Markets and Networks – David Ronfeldt (1996)

未来的 DAO 将受益于这两个世界的优点:一个世界拥有强大的、统一的等级制度,在局部范围内实现趋同的结果;一个世界允许人们探索许多不同的方向,同时相互合作以改善整体的状态。

开放的DAO网络:一种探索未知的全新范式
DAO 使许多「弱一致性」的团队能够合作探索一个搜索空间。

探索的工具

让我们回到寻找莫奈的问题上。我们知道它就在某个地方,我们只是需要找到它。

开放的DAO网络:一种探索未知的全新范式
黄昏时分的圣乔治 – 马焦雷,1908 年,作者:克劳德 – 莫奈

正如我们所确定的那样,当我们不知道该地区的性质时,目标并没有多大用处。相反,我们应该收集那些通往有趣方向的垫脚石,尽管我们不知道终点在何处。

公司通过使用等级制度来追求一个单一的愿景,帮助我们在单一的垫脚石之间来回跳跃。然而,他们无法跳脱出这里,因为相同的机制阻碍了对更广泛空间的探索。

DAO 的神奇之处在于,通过让许多合作的团队收集不同的垫脚石,来包容复杂性。这些垫脚石可以在新的环境下被共享、重复使用和重新组合,从而引领新的方向。

DAO 是新发现的生成系统,人和信息是其组成部分。

生成系统是成套的零件工具及零件组合方式的规则。几乎每一个「整体系统」都是由一个「生成系统」生成的。如果我们想制造可以「整体」运作的东西,我们就必须发明生成系统来创造它们。—— Systems Generating Systems – Christopher Alexander (1968)

因此,DAO 是一种开放式进化的机制。或者说,进化的开放性:这是一种方法,它不仅生成针对某一个方向的解决方案,而且会逐步生成全新的方向。

与其将开放性视为进化系统的已有条件或属性,不如把它们视为进化本身的结果。—— Evolved open-endedness, not open-ended evolution – Pattee & Sayama (2019)

因此,我们到达了论证的核心点:DAO 是探索未知的新范式,它可以激励许多合作团队收集和整合垫脚石,去更有效地探索一个搜索空间。

DAO 的能力表明了其在未来创新中具有独特而有趣的作用。我们无法预测最终的结果,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过程会十分有趣。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8月26日 下午9:37
下一篇 2022年8月26日 下午10:54

相关推荐

  • Web3.0企业如何用Token激励员工?

    设计基于token的薪酬是一个困难的问题,特别是考虑到token的流动性和加密货币市场的波动性。到目前为止,这个话题一直充斥着模糊的税收/法律影响、碎片化的数据,以及没有明确定义的游戏规则。此外,许多创始人和招聘经理在这个过程中使用繁琐的电子表格和不成熟的软件,而这些软件不能完全解决棘手的问题。

    2022年7月19日
  • 给DAO设计做减法

    这与我预期的 DAO 设计完全不同。我想象的是一个密不透风的提案过程,代表们对他们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有明确的规定。我想象着行为准则,公会与工作流与贡献者的固定定义,以及必要的报告标准。我想象着我们概述了我们在 DAO 中看到的所有出错的事情,然后创建一个强大的框架来解决这些问题。DAO 很复杂,所以我们做一个复杂的设计,对吗?为了防止攻击者,我们需要考虑到每一种可能的情况,把组织的每一寸地方都设计得一尘不染,对吗?

    2022年12月13日
  • 从技术、经济和社会层面,探讨DAO治理中的攻击漏洞

    正如我们所说,许多工具正在开发中,旨在帮助协议对具有社会或人类协调性质的治理行为与影响协议的行为采取不同的方法。例如 Zodiac Module 的出现,它允许用户提交交易并对其进行乐观验证。而不是每个链上行动都需要投票,交易可以被提交,只有在对交易的性质有分歧的情况下才需要投票。

    2022年12月1日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

联系我们
邮箱:whylweb3@163.com
微信:gaoshuang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