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DAO常规认知:探讨DAO的10个新洞见

Web3 是一个超级个体的时代,超级个体具有专业技能的多样化,以及收入结构的多样化,由无数个 DAO 构成的 DAOs 网络经济体,为超级个体提供了良好的经济环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从经济生产的效益上来说,超级个体正在取代掉传统的小组织——职能分工明确的协同组织。

打破DAO常规认知:探讨DAO的10个新洞见

01 – 超级个体即为 DAO

Web3 是一个超级个体的时代,超级个体具有专业技能的多样化,以及收入结构的多样化,由无数个 DAO 构成的 DAOs 网络经济体,为超级个体提供了良好的经济环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从经济生产的效益上来说,超级个体正在取代掉传统的小组织——职能分工明确的协同组织。

对于超级个体来说,由于知识的储备以及工具的先进,身兼多职完成传统小组织的生产活动已然是常态。如果说,我们从经济结构,职业分工以及业务生产线的维度来看,实际上超级个体与小组织几乎是一致的,而超级个体在灵活度与协同性上拥有条件更加的天然优势。

因此,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能够试图把超级个体当做一个 DAO,先从超级个体与超级个体之间的业务合作,当做 DAO 与 DAO 之间的合作,随着业务的发展而超级个体也需要新的人手跟进时,从业务主体的角度上来说,依旧是 DAO to DAO 的模式,唯一不同的是业务的工作量与人员数增多,而 DAO to DAO 的目的也在于实现 DAO 之间的业务需求,而非为了组织规模而 DAO to DAO。

如果一开始成立一个复杂庞大的社区并尝试进行 DAO to DAO 的合作,那么就会造成该场景所需要的庞大而复杂的基础设施不完善,利益分配与协同博弈的变化都将变得极其复杂,高昂的成本反而导致 DAO 失去了其天生的优势。

02 – DAO 是组织,也是空间

我们对于 DAO 的惯性认知当中,DAO 是一个组织这一概念是基础的共识,然而我对 DAO 的理解却有不一样的认知,我认为 DAO 同时也是一个空间,一个具有生产关系的数字空间。

列菲伏尔提出的空间生产理论,并不是指空间内部的物质生产,而是指空间本身的生产,空间是人造的产物,空间是政治性的,空间是各种利益奋然角逐的产物,空间是一种充斥着各种意识形态的产物。

在 “每一个社会,每个生产模式,每个特定的生产关系都会生产出自身的独特空间,既然每个生产方式都有其特定的生产空间,那么从一个生产方式到另一个生产方式的变化就必定伴随着一个新空间的产生,这个新空间就伴随着生产方式的变化而出现,它的规划和组织井然有序。”

事实上,城市是一个典型的,同时具有空间结构与组织结构的事物,城市的空间是被有意识,有目的地构建出来的,城市的空间组织与空间形态服务于资本的生产方式。而当我们过于从组织的视角探索 DAO 的实践时,我们的思路就会不可避免的卷入 “集体自治的协同组织”,探索一种更优的组织管理方式,深陷组织变革的 “认知泥潭” 当中。

如果我们开始探索 DAO 作为一个产生性的空间,不再自我局限于组织,那就意味着空间可以作为生产关系的场景,其目的在于通过该空间构建资本的利益关系。而这正是我们在探索 DAO 的正外部性发展关系时,恰巧所需的新思想。

03 – DAO 既是交易渠道,也是交易载体

在上一个观点中赋予了 DAO 的时空属性,而 DAO 作为一个生产资本的时空结构时,自然也就具备了交易渠道的发展逻辑。DAO 与 DAO 之间所构建的交易网络,其经济网络的桥梁是由业务流程与链上协议构成的,而特定的 DAO 因其所在的业务环节的具有枢纽的功能,那自然将成为 DAOs 网络的交易渠道。因此,在基础设施完善的时候,DAO 不再是如今的孤岛状态时,具有枢纽功能的交易渠道的 DAO 将会是整个 DAOs 经济网络当中,最为抢手的类型之一。

在探索 DAO to DAO 的经济网络时,我们仍需要尊重资本生产的基本规律,DAO 作为一种生产的空间概念时,即可具备成为存储资本的载体,例如一个 “仓库” 形态的 DAO,其核心用途在于存储与管理数据的资产,作为承接交易渠道的资源分配功能。DAO-仓库的概念成立,那么 DAO 是否能够作为 一个完整独立的交易单元呢?DAO 的交易单元与 NFT 的交易单元会存在哪些差异,我认为这个命题同样值得思考。

04 – DAO 存在的本质是为了验证账本状态

实际上,业内显然很少去思考,DAO 存在的本质是什么?一个执行过程不可篡改的链上协同自治组织,其根本意义在于验证组织网络的账本状态。账本是由数据区块构成,数据区块记录并同步着全网的交易记录,这是 Cypto 的核心所在。然而在 DAO 相关的话题中,显然更多地去关注组织的结构以及组织的功能,而一个组织的状态作为内核却是被忽视的。

从账本状态的角度上来思考 DAO,其实带来的启发对于当前的建设性价值是更大的。因为相比于讨论与设计更好的 DAO 的民主制度,我们现阶段真正重要的是挖掘更多的链上数据,这些数据并非仅仅是链上交易的数据,而是因为 DAO 提供了一个活动场景所产出的链上业务数据。

链上交易数据到链上业务数据的发展,是 DAO 从账本状态的意义上,需要完成的历史使命。因此,在讨论构建一个 DAO 的时候,哪些业务活动的数据可以上链,并且这些业务不仅仅是类似打卡式的 POAP,而是具有业务流程的业务数据。因此,一个 DAO 的链上业务数据,将成为衡量一个 DAO 的重要指标,而 DAO 相关的基础设施也应该往这个方向建设。

05 – DAO 是一种可观察事件的状态

如果用输入-处理-输出的逻辑,把 DAO 当做一个计算单元来看,那么 DAO 的处理过程应是通过智能合约来执行,而随着输出变量的不同,将导致输出结果的不同。而当我们在讨论一个 DAO 的活动时,实际上我们是站在一个观察视野当中,观察 DAO 的状态,而当下我们对于 DAO 的治理探讨,活动探讨,其本质都是在对 DAO 的状态的一种探讨。

对于状态的探讨由于文字本身的特点,使得抽象与具体的往往糅合在了一起。例如,我们在讨论民主投票这一具体动作时,实际上讨论的是一个集体平等的抽象问题。DAO 虽然作为一种人机交互的计算结构,但因为人的抽象特征与变量因素的存在,使得这一计算单元在讨论表达的语境中,掺杂着大量不可观察的状态,例如平等、民主、自由等思想理念,是抽象的难以被直接观察的状态。

DAO 的发展建设过程中,我们需要严格遵守 DAO 是一个可被观察到事件的活动状态,抽象性的需求需要投射到具体的活动中,例如雅典民主是公民阶级的民主,是不完全的民主,而雅典民主的需求无法完全投射到当前 DAO 所能呈现的具体活动中,想象中的民主活动与可被观察的民主活动存在较大的差距,必然造成治理的错误。

DAO 要回归于组织本身的活动状态,尽可能呈现其可被观察事件的状态。DAO 要回归账本的思想,而不是执着于民主制分配。

06 – 民主制是 DAO 的局部最优解,混合政体是 DAO 的未来

翟志勇教授说过一句话 “雅典民主是挺好,可是在斯巴达边上就不是那么好了”,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任何组织都存在生存竞争的关系。我们必须回归一个基本事实,DAO 是一种链上组织,是人类社会中存在的一种组织类型,DAO 同时是一个家族词汇,从 DAC,DAO,DAS 再到 DAOs Network 等,DAO 本身的组织形态是在演化发展的,而我们现阶段对 “自治” 的理解为 “民主” 的治理,也是我们当下所处历史周期的局限性,以及某种思潮的影响。

然而从历史社会学的发展规律上来说,特定的环境与历史周期决定了一个社会组织的制度。例如欧洲地区,从早期雅典民主,到罗马的共和体制,一种结合了君主制,贵族制,民主制的混合政体,再到近现代的议会君主制,以及现代的民主代议制等,组织制度演化变迁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

事实上,混合政体才是社会制度的合理趋势,也符合社会组织的基本规律,一个社会越是发达,我们基本很难找到理论意义上的纯粹制度。对于 DAO 而言,民主制度在某种程度上巩固了每一个参与者的基本利益,然而在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各种决策抉择上,泛民主制就容易成为乌合之众。

组织治理制度的多样化,才能提供组织的反脆弱能力。

07 – 放弃 DAO 的大规模治理,从 D2D 业务协同治理开始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们必须尊重这一客观经验的事实。维护社会制度的成本通常是无形的,无法被直接观察到的,我们所接纳的那些显而易见的,或者没那么显而易见的社会规训,潜移默化中给我们塑造了一个普遍的认知误区,我们认为社会组织的制度维护是一种无成本或低成本的默认事实。

事实上,缺乏对制度维护成本的意识,同样也经常发生在 DAO。然而以社区制的大规模治理需要耗费极高的维护成本,Bankless 与 FWB 虽然时常被拿来做对标的学习案例,如果将这两个 DAO 的国库资金降低到 10%,我认为才有讨论其制度与文化的优越性的价值。

在现实情况中,大多数 DAO 缺乏明确的商业模式,缺乏正向的现金流,甚至缺乏国库资金,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借鉴 Bankless 与 FWB 的模式,无异于穷人学地主讲究生活品质。

放弃大规模治理的幻想,而是从具体业务合作中,探索链上的治理机制,正如早期商人之间的商业合作活动,逐步发展出属于商人组织群体的商业法。DAO 的发展也必然要延续商业组织的发展路径。

08 – DAO 是 DAOs 经济网络的细胞单元

DAO 的优势在” 共识约定 “下的有效执行,像肌肉记忆一样自动执行,而复杂的规模反而导致这个优势的缺失。如果把未来的 DAOs 网络构成的去中心化社会当中一个有机生命体,那么 DAO 作为构成单位应该是一个个的细胞,通过模块化,组件化,协议化的方式构建 DAO 的经济脉络。

一个 DAO 的人数规模不应该是关键的指标,而是一个 DAO 的业务是否具有合适的人力资源将其盘活,进而实现 DAO to DAO 的经济构建,我认为才是未来 DAO 的关键。DAO 的价值发展需要依赖于 DAOs 网络的健全,孤岛式的 DAO 不符合链上协同的底层逻辑,孤岛式的 DAO 在当前阶段像是一种内部实验组织。

09 – DAO 的经济模式早期是一种嵌套式的网格经济

DAO 的经济必然是一种天然的网络经济,但不会是一种突然凌驾于现实经济的网络经济。受制于底层公链的技术限制,DAO 在当前阶段无法展开其理论意义上的网络经济效应,然而 DAO 又作为一种网络经济的构成单元,意味着有可能作为一种嵌套在现有经济网络的经济单元。

比特币的诞生历史在于消除不可信任的中间机构,而在现实的经济网络当中,存在人为干涉作恶的环节依旧不少,那么 DAO 能够成为一种嵌套式的经济单元体,优化甚至改造原本经济网络当中的缺点。通过零零散散的点缀嵌套在现实社会的经济网络当中,而 DAO 与 DAO 的协议所构成的网格通过层级递进的方式,渗透并转化已有的经济体系,最终实现 DAOs 经济网络对互联网经济网络的改造。

这个思考的视野,是站在一种试图将 DAO 作为生产结构耦合进现有的经济体系当中,也就是正外部性的探索。

10 -(DID+NFT+DAO)/ Token 是 DAO 的核心发展逻辑

DID 提供了链上的数字身份;

NFT 提供了链上的资产凭证;

DAO 提供了链上的协同组织;

Token 提供了链上的交易货币;

这四个关键特点,实际上已经构成了我们在链上构建业务合作的基础闭环了。DAO 的突破性发展不仅仅需要涉及到 DAO 本身的建设发展,DAO 的发展需要同时融合了 “(DID+NFT+DAO)/ Token” 这四大因素,而支撑这一逻辑的成立,还要 D2D 的协议网络构建完成,基于 D2D 的商业网络,基于 D2D 的文化网络,基于 D2D 的治理网络。

DAO 的大规模爆发性增长,才是 Web3 彻底改变世界的里程碑任务,找到那个正确的正外部性市场并完成(DID+NFT+DAO)/ Token 的基础闭环,我们才算真正走上寻找 Web3 圣杯的第一步。

以上观点源自于对 DAOs 网络的探索思考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9日 下午12:00
下一篇 2022年9月29日 下午12:24

相关推荐

  • Web3最低可行薪酬:如何为贡献者提供持续的基本补偿?

    在我的工作中,我观察到了两种主要的补偿方法或心智模型。一方面,我们认为DAO应该奖励特定的贡献,例如完成赏金任务,或是请求资助以付诸特定的工作。另一方面,双方之间存在持续的关系,其中一方承诺提供服务或担任角色,并获得定期付款或薪酬,这也是一种方法。

    2022年9月2日
  • 读懂DAO以及Web3治理挑战

    在 DAO 中,各个独立的实体可以共同治理开源基础设施,并通过民主的方式共同管理资产。具体而言,就是将所有流程写入智能合约代码中,并在区块链上执行。DAO 的根本目的是拓展信任最小化的概念,在人类社会中实现集体决策。

    2022年8月19日
  • DAO 的未来:构建 web3 的组织原语

    在过去的18个月里,虽然整个加密领域起伏不断,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的数量依旧有所增加,同时,这些DAO也扩大了自己的范围和想要达成的目标。 现在有更多的工具可供DAO参与者…

    2022年6月23日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

联系我们
邮箱:whylweb3@163.com
微信:gaoshuang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