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governance Project 为DAO「线上治理」创立标准和基础设施

众多 DAO 组织于 2021 至 2022 两年中蓬勃兴起。繁荣过后,熊市呼啸而来,多少还在坚持,多少已成笑柄。不破不立。对 DAO 反思是一个好现象,只是在 “破” 之余,我更需要的是 “立”,找出更好的建设 DAO 的方法。

Metagovernance Project 为DAO「线上治理」创立标准和基础设施

美国大选举世瞩目;DAO 的选举几人问津?

堕胎权能引发全社会的大讨论;有多少人参与了 Web3 的治理讨论?

Google Scholar 中 “美国政治” 词条下的论文一辈子也读不完;又有多少学术思考关注了 “crypto 政治”?

在恨铁不成钢的时候有没有反思过关注不够?

在伤感 DAO 的问题的同时是否想过我们骂了太多思考地太少?

DAO 的答案尚需我们进一步去探寻。

Web3 治理和 Cryptopolitics

众多 DAO 组织于 2021 至 2022 两年中蓬勃兴起。繁荣过后,熊市呼啸而来,多少还在坚持,多少已成笑柄。

最近一篇好文流传甚广—— “国人 DAO 大败局:放心吧!我们都实现不了去中心化自治”,虽然题目激进,其中对 DAO 的批判很能切中要害。这些问题不仅存在于国人 DAO 中,我亲历了不少 DAO,可以说老外的 DAO 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感同身受,叹息不已。

不破不立。对 DAO 反思是一个好现象,只是在 “破” 之余,我更需要的是 “立”,找出更好的建设 DAO 的方法。

科研是进步的力量,这一点在网络世界 Web3 中同样试用。实践的同时我们也需要严肃的研究。

西半球已经有一群人在做了,从成员姓名来看,其骨干中还有华人。

他们从底层入手,解决基础问题,为线上治理创立标准和基础设施。同时还将 Cryptopolitics 作为单独的研究对象看待。这一点很有趣。“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涉及到利益的分配就必然有政治。DAO 在 Web3 中作为治理层存在,发挥着上层建筑的作用。对其更有针对性的研究还是很必要的。

不妨从这些人的实践中看看他们是如何 “立”——追寻 DAO 的答案的。

Metagovernance Project(https://metagov.org/)

Metagovernance Project 为DAO「线上治理」创立标准和基础设施

Metagov 是一个跨学科的研究共同体。目标是为数字自治设立标准并搭建基础设施。

为数字自治设立标准和基础设施即是为 Web3 治理搭建一个底层规则。就好比为所有 EVM 的 DAPP 创建一个 solidity 语言。不得不说这个目标志向高远,野心很大。

该组织 2020 年 1 月左右成立,已经做了不少事情,可以从一下几个侧面更好地了解一下这个组织。

成员

Metagov 的成员阵容还是让人放心的。其成员以高校研究人员为主,学术气息很浓,核心成员包括来自哈佛大学、牛津大学,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华盛顿大学等一些顶尖大学的研究人员。这些人员的背景涵盖了技术、社会和政治等几个学科。

值得一提的是核心成员中有数名华人,都是领域中的顶尖研究员。

比如,

Joshua Tan 是项目的主管,背景是斯坦福大学数字公民社会实验室的 practitioner fellow 和牛津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博士,还有数学和 AI 方向的学术背景。他写的文章还是非常值得一读的。(Joshua Tan’s Medium)

Amy Zhang 是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专业的助理教授,也是该校 Social Futures Lab 的主管。她正在 metagov 项目里面带头做一个叫做 PolicyKit 的工具:

“想想今天在用的线上社区平台。这些平台的治理模式是不是从上到下、专权的治理模式,其中存在比如像 admin、mod 这样的角色?平台能不能拥有更加民主的治理模式?……PolicyKit 能够让社区成员方便地自主定义一系列治理程序,让这些程序在母平台上自动执行。我们的框架是受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Elinor Ostrom 的启发,将治理分解为一系列的行动和规则,并将这些用简短的代码写成。”

这个工具也是 metagov 的一个重要工具。

背后资助者

这个项目的资助者也都很有实力,包括,Henry Luce Foundation, One Project, the Grant for the Web, Gitcoin grants, the Filecoin Foundation, the Ethereum Foundation, the EPSRC / University of Oxford, GnosisDAO, Aragon, Radicle, Metacartel Ventures, NEAR, 和 Stanford Digital Civil Society Lab 等。

该项目由自己的 DAO——MetagovDAO 来管理经费。这个 DAO 也是采取核心成员多签管理的模式。

理念和工具

1.理念:

Metagov 并没有成系统的大纲把其下所有项目整合成一套统一的理念或工具。所有项目都是在同一个方向上做着不同的拼图。其中不乏创新性的思考。

依据官网描述,Metagov 聚焦于 “描述、支持和扩展” 网上社区自治(self-governance)的权力。这种自治的权力特指新一代互联网公民 “聚集起来组织社会和政治机构的权力”。

为什么需要描述和支持这种权力?因为 “线上治理正在演变,竞争、意识形态和科技进步创造出了新一代的游戏 (e.g. Minecraft, Seed)、社交网络 (e.g. Mastodon, Vingle)、和合作平台 (e.g. Aragon, Colony),此类新一代的线上社区正在改变着线上治理。” 参与了 Web3 的人都明白,虽然我们相比 Web2 拥有了更多的自由,但当前的线上治理权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权力,因为线上治理还是依托于不同的治理平台。这些平台为我们设计了工具,制定了规则,比如,当投票在 snapshot 上执行时,我们的治理权就受到 snapshot 底层逻辑的规范。所以 Metagov 要 “描述和支持” 这种线上自治权。目标是,1. 让使用者可以创造自己的治理机制;2. 创造统一标准以使得治理机制变得可组合、可交互、可兼容。这些目标达成后,线上治理就可以摆脱平台限制,线上治理权得到了扩展,我们也将获得更大的自主权。

“模块政治”

围绕 “描述、支持和扩展” 社区自治权这一目标,Metagov 的成员在一篇已发表的学术论文中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理念——“模块政治”(Modular Politics: Toward a Governance Layer for Online Communities)。

“模块政治” 大概的意思是,以现实世界中的机构分析理论为依据,为线上自治创建一系列范式,这些范式区别于现实世界中笼统的对治理结构的定义,比如民主、寡头这样的宏观定义。而是旨在创造一系列可分割、可组合、可迁移、可交互的数字化模块。依托这些模块,DAO 这样的线上治理机构可以依据自身实际情况为自己量身定做出一套治理体系,先选出适合自己的治理模块,然后将模块排列组合,最后整合成理想的治理机制。

所以,如果这些模块足够多元、有效、可兼容,那么这些模块就可以为 Web3 的的世界创造出一个拥有统一标准的治理层,这个治理层将是 cryptopolitics 层面的治理层,解决的问题是新一代互联网中人与人的关系,而不仅仅是停留在代码层面。

标准化的 DAO URI

DAO 是新一代线上治理的重要形式,DAO 自于以太坊白皮书中提出,之后一直没有特别清晰的界定,也没有人成功为其制定统一标准。

Metagov 尝试为 DAO 创立一种统一的标准。其想法是设立一种 “类似于 ERC-721 token URI 那样的标准”。他们将这种标准定义为 “EIP-4824”,用代码将 DAO 的基本结构、成员系统、提案系统、活动记录等模块都做成了 JSON-LD SCHEMA 这样的代码文件。(https://daostar.one/EIP )

Metagovernance Project 为DAO「线上治理」创立标准和基础设施

一个基于代码的底层模块也解决了 DAO 不够自动化(Autonomous)的问题。其实 DAO 的最初设计就要求组织需要依托于一个基于代码的自动执行系统。只不过在当前阶段这种想法无法实现,所以大家都退而求其次了。

当然 Metagov 的尝试尚在早期,如果这些目标最终能够实现,那么 DAO 就可以更加接近最早预想中的形态。同时 DAO 之间的兼容性也可以大大提升。有了统一的底层架构,DAO 之间的人员、资源就可以方便地实现交互,DAO 之间的交流与合作也会更加顺畅。

Cryptopolitical Party

我们需要拉近 Web3 和现实世界的鸿沟,让现实世界中有生命力的事物也出现在 Web3 中。政党作为一个凝聚共识、推动实现某个目标的组织其有效性已经在现实世界得到验证。Metagov 与其他几家机构(Stakefish, Figment, Chorus One, Chainflow, and Metagov)就组成了一个 Web3 的 crypto 政党。与传统的政党不同,他们的政党是由节点验证者(aligned validators and allies)组成的。

什么是 cryptopolitical party?他们这样定义

“与传统政党一样,我们拥有共同的理念、目标和政策。我们在一个完好定义的系统(proof-of-stake governance)中支持某些代表(节点验证者)。我们协调一致,共同为一些提案投票、研究新的提案、扩大与社区的联系。我们为社区中的代表和活跃成员提供技术、组织和财务支持。

与传统政党不同,proof-of-stake 的区块链在经济和技术方面需要更高的参与度,所以我们在工作中会直接改变治理和参与中的经济激励。我们为多链治理创建技术标准和基础设施。在需要的时候,我们会对链和节点提供治理评估。有一天我们可能会把自己变成一个可组合、可交互的自动化协议。”

无疑,这个 cryptopolitical party 是为了完成这个目标所组建的组织。

Metagovernance Project 为DAO「线上治理」创立标准和基础设施

2.工具:

为了 “描述、支持和扩展” 新一代的网上社区自治权,Metagov 的研究人员们正在创建一系列有助于数字自治的小工具,比如:

Metagov Gateway:这是一个面向线上社区的开源 API Gateway。这个工具旨在为新一代的线上社区提供治理的标准和工具,内容包括治理系统、决策过程和工作量界定,面向的平台包括论坛、聊天工具和其他区块链相关的社区平台。

DAOstar:即上文提到的以 EIP-4824 定义的 DAO 的标准。

Validator Commons:即上文提到的 cryptopolitical party。

Govbase:一个线上社区治理方面的数据库。其中数据可以帮助研究中的定量和定性分析。数据对象包括组织、组织架构、案例、文件、调查问卷等等很多项。

Agreement Engine:要构建一个网络原生的用于协议创立的开源软件。

另外,为了保障组织活动,Metagov 中还有两个实体负责管理财政和安排活动。

一个是 Metagov DAO,主要是管理 Metagov 的国库。另外一个是 The Metagovernance Seminar,这个组织会每周组织交流活动,组织成员可以在活动中获知其他人研究的最新进展,还可以协调下一步的研究计划。

熊市是多事之秋,治理代币价值缩水,很多 DAO 都产生了问题。面对这些问题我们是放弃还是继续建设。Metagov 给出了答案。 在读过 Metagov 的各个文件后,出于好奇心我又上网查阅了一下有关 DAO 的学术研究,让我惊讶的是原来已经有很多学术资源投入到了 DAO 相关的研究。这也让我对 DAO 的未来有了更强的信心。

只不过中文世界中的相关研究还比较有限,中文 DAO 友一起加油,眼前尚有大片蓝海有待我们探索。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5日 下午11:39
下一篇 2022年7月26日 下午12:38

相关推荐

  • 探索DAO治理新模式

    但加密世界则大不相同。没有人可以不犯错误。DeFi 协议和(CeFi 主体)做的很多事情都是金融市场中发生过的,它们犯下同样错误,收获相同教训。DAO 也在经历同样的治理模型——从直接民主到代议制民主,从直接股东投票到董事会管理——这些方式都曾应用于地方与国家的政府和公司。它们只是速度更快,把几千年的实验缩短到十年以内。

    2022年8月10日
  • 目前的DAO有明显的优势吗?

    近期加入了几个DAO,有优秀估值已过1000w美金,也有刚开始成立不久的。今天就说说我对DAO的一些看法。可能我接触的DAO还不优秀,目前的DAO还是存在很大问题,并没有想象中的美…

    2022年7月6日
  • 一文详解现象级游戏The Beacon背后的TreasureDAO

    The Beacon 由 TreasureDAO 孵化,Dune 上数据面板显示,Treasure 生态日活从先前 1500 左右上涨至 6000 左右,近期新用户也以平均每天 2000 个数量增长。游戏内产生的一系列角色和装备也均以 TreasureDAO 的代币 MAGIC 计价,市场对 MAGIC 和信心和预期增加,TreasureDAO 的代币 MAGIC 相对底部也已上涨 200%。

    2022年12月7日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

联系我们
邮箱:whylweb3@163.com
微信:gaoshuang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