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sius长达两年的Crypto机构操纵黑幕

原告 Jason Stone 7 月 8 日在推特上发文,称其恶意利用客户存款操纵自己的加密货币价格,导致客户资产惨遭冻结。但 Celsius 为此却拒绝认错,也不承认自身在风险管理和其他面的疏失,甚至试图将责任转移到 Jason Stone 身上,因此 Jason Stone 决定采取法律途径,对 Celsius 提起诉讼。

Celsius长达两年的Crypto机构操纵黑幕

全球最大加密货币借贷平台 Celsius Network 遭前投资经理控告诈欺。

原告 Jason Stone 7 月 8 日在推特上发文,称其恶意利用客户存款操纵自己的加密货币价格,导致客户资产惨遭冻结。但 Celsius 为此却拒绝认错,也不承认自身在风险管理和其他面的疏失,甚至试图将责任转移到 Jason Stone 身上,因此 Jason Stone 决定采取法律途径,对 Celsius 提起诉讼。

Jason Stone 对此表示,他所创办的投资公司 “KeyFi” 于 2020 年被 Celsius 部分收购,之后自己便长期为 Celsius 效力,专注于质押业务和部署 DeFi 策略。

Celsius 则于 2020 年 8 月创建了巨鲸地址 “0xb1”,并将客户存款转移到该地址进行投资,然后交由 Jason Stone 带头管理,双方共同分享私钥。为此,KeyFi 还与 Celsius 签署了客户资金管理协议,以及联合成立了一家名为 “Celsius KeyFi” 的新公司。

Jason Stone 在起诉书中写道 “由于其商业模式取决于向储户提供比他们投入的更多的资金,Celsius 必须不断吸收新资本,以支付其对现有储户的债务。换句话说,Celsius 是一个庞氏骗局。”

在意识到种种问题后,Jason Stone 在 2021 年 3 月决定离职,但 Celsius 至今拒绝支付他们应得的利润份额。

他表示 “鉴于公众对该公司偿付能力的猜测,以及我对 Celsius 与真相关系松散的观察,我已对 Celsius 提起法律诉讼,旨要解决这个长久以来的问题。”

加密资产借贷平台 Celsius 成为传统银行的影子

首先,Celsius 是一个加密资产借贷平台,为各种加密资产的贷款提供便利。该公司的商业模式类似于存款贷款人,接受消费者的货币存款,然后使用这些资金通过贷款和投资向市场提供流动性。储户交给 Celsius 的不是法定货币,而是加密资产。

简单来说,Celsius 就像银行一样,要帮这些消费者的投资资金赚取回报、支付他们赚取的利息,并保留利润。最重要的是,如果 Celsius 无法将储户的资金投资于收益高于所欠利息的投资,储户就会面临亏损的情况。

Celsius 就像在复制传统的银行,但他们的服务条款试图保护公司免受旧有银行同样的责任。

例如,服务条款规定任何资金并不需要存放在客户的账户上成为账面财产,因此 Celsius 可以随心所欲使用这些资产。

而且与传统的存款机构不同,Celsius 不对客户资金的任何损失投保自己的保险,他们对其客户的资金不担保任何法律手段。甚至不基于信用向消费者提供贷款,只向存放加密资产用作抵押品的零售借款人提供贷款。

这像许多其他加密资产业务一样,2018 年 3 月 Celsius 发行了自己的加密资产,代币名为 “CEL”。Celsius 推广使用其 CEL 代币的方式是选择以 CEL 代币的形式从 Celsius 接收利息支付,其费率会高于 Celsius 以其他方式支付的存款。同样地,使用 CEL 偿还贷款的客户则会收取较低的利率。

最后, Celsius 的所有负债表都是为了业务运营以美元为基础而进行的。因此,如果 CEL 代币价格上升,Celsius 可以向客户支付较少的 CEL 代币作为利息,且由于对加密借贷平台的需求不断增长,Celsius 为其消费者保管的存款额度变动率极大。

尽管客户存款数额惊人,Celsius 及其管理层还是很少有交易和投资加密资产的经验。

2020 年夏天,由于 DeFi 创新和许多新奇的概念衍生了许多新型态的理财概念,Celsius 试着参与 DeFi 但团队却都缺乏专业知识,因此 Celsius 则试图聘请一位专家来处理客户资金,以部署在 DeFi 协议。

寻找 DeFi 合作契机,KeyFi 成团队首选

2020 年夏天,Celsius 则找到了合作的加密资产交易团队,也就是 KeyFi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ason Stone。当时 KeyFi 是一家专注于 DeFi 部署和策略的高度技术公司,取得了巨大成功,恰巧 Celsius 的创始人与 Stone 相互认识,因此 Celsius 和 KeyFi 达成了合作协议,KeyFi 将管理来自 Celsius 客户的数十亿美元加密存款。

2020 年 8 月 19 日,在没有达成正式协议的情况下,Celsius 开始将数亿美元的加密资产转移给 Stone 和他的团队,他们创造一个新的以太坊钱包地址,称为 “0xb1” 账户,此后几乎所有 Celsius 转移的资产都由 Stone 部署到该地址,Celsius 则完全掌控了 0xb1 帐户。

在两者合作的时间里,Stone 只能访问 0xb1 帐户,通过使用 VPN 登录到 0xb1 的,而且是由 Celsius 所控制的计算机帐户。但没过多久,Celsius 则提供了 Stone 对 0xb1 帐户的直接访问权限。其原因是服务提供商 GoDaddy.com 遭到黑客的 “DNS 攻击”。由于担心黑客可以完全劫持 Celsius 的所有网络流量,为了保护 0xb1 帐户,Celsius 为 Stone 提供了 0xb1 帐户的私钥,以便他可以顺畅地访问该帐户而无需使用 VPN。

双方迟迟未签订正式合约,仅以信任作为交易策略?

尽管两方合作的状况已变为:双方有意分享钜额资产所产生的利润,但双方却迟迟没有任何正式的书面协议。也就是说,Celsius 无论向 Stone 转移多少巨额资金、委托 Stone 和他的团队进行投资,这一切都只基于双方的握手协议。

除此之外,Celsius 将加密资产转移给 Stone 进行投资外,还使用 Stone 的名义进行某些交易,但未将资产转让给 Stone 控制,双方只约定将这类交易的损益记录在 KeyFi 的损益表中以利于利润配置。

这也反映了两者之间的关系:双方相互依赖,资金让双方互惠互利。

直到 2020 年 10 月,Celsius 和 Stone 决定执行某些 DeFi 交易时需要的风险管理和对冲,以防范代币价格上涨对加密资产造成的变动。

当时 Celsius 的管理层则告诉 Stone,它将监控 Stone 的 DeFi 活动并部署某些可以防范价格的对冲策略,主因是 Stone 的 DeFi 策略是基于以太坊以大量 ETH 存款并将其投入可能回报的 DeFi 项目,获得非 ETH 计价的资产。

就在 Celsius 和 KeyFi 共同管理超过一个月的用户资金后,KeyFi 签订了一份协议 “MOU” ,KeyFi 将在合作中提供 DeFi 策略及其员工到 Celsius 的特殊渠道。而签订协议前, Celsius 就已未经任何形式的正式书面协议,向 Stone 和他的团队转移了数亿美元。

因此当时的情况为 KeyFi 同意投入其所有资源,将所有加密理财资源拿来管理 Celsius 的投资,所有以上这些都没有任何正式的协议保护,当然这些都是在 KeyFi 相信它的合作伙伴 Celsius 会进行诚信经营的情况下执行的。

直至 2020 年底,双方才执行首次合约签署协议

鉴于过去 Stone 管理 Celsius 的成功经验,Celsius 显然对 Stone 非常满意,因此他们决定继续向 Stone 发送资金以每周部署一次,并且正式签署协议。2020 年 12 月 31 日左右,由 Celsius 起草的一系列两份合同将 KeyFi 和 Celsius 之间的合作推向正式化:资产购买协议 APA 和服务协议。

直到 2021 年 1 月,Celsius 违反了 APA 和服务协议,拒绝向 KeyFi 提供此类费用的核算和费用。在 APA 和服务协议签署前后,KeyFi 对 Celsius 的不当商业行为感到震惊,最终得出结论,Celsius 内部的商业行为非常腐败,他和 KeyFi 无法再与 Celsius 做生意。

首先,KeyFi 意识到从 2020 年 2 月以来,Celsius 进行了一系列利用人为因素抬高 CEL 代币价格的交易。

当时 Celsius 代币部署主管 Connor Nolan 告知 KeyFi,Celsius 在 2020 年 2 月至 2020 年 11 月期间,在公开市场上使用了约 4500 枚比特币(当时现值为 9000 万美元)作为客户存款购买 CEL 以抬高价格。

不仅如此,Celsius 通过向客户提供更高的利率,诱使客户以 CEL 代币付款,然后通过刻意人为的方式去抬高 CEL 代币的价格,因此 Celsius 能够支付那些选择以 CEL 代币形式收取利息的客户,甚至数量更少的加密资产。

此外,通过人为提高 CEL 代币的价格,Mashinsky 在 CEL 代币的巅峰时期,他个人拥有价值数亿美元的 CEL 代币。

从本质上说,Celsius 完全是在操纵 CEL 代币市场,以便从其庞大的国库中借款,以创造一种表面上产生收益、实际上却是欠款客户的局面。

因此,Stone 意识到 Celsius 所设下的骗局,Celsius 所有未能实施承诺的对冲交易,损害的还包括 Stone 和 KeyFi。Celsius 未能对其所有盈利活动进行适当对冲,使其他客户存款面临为兑现的数十亿美元损失。内部的财务不善管理还有可能让公司陷入破产地步。

即使 Celsius 支付了 CEL 代币存款的部分利息,以及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其他加密资产的部分利息,但对于选择存入加密资产而非 CEL 代币的消费者来说,Celsius 仅以代币标的去应付这些客户。然后随着加密资产的升值,它未能在其内部账本中对这些资产进行按市价计价,这在其公司财务上造成了一个极为巨大的漏洞。

牛市到来!海水逐渐退潮, Celsius 的愿景逐渐幻灭?

直到 2020 至 2021 期间,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加密资产相对于美元大幅升值后,Celsius 都未能更新其分布式账本,其公司的财务则掩盖了 Celsius 拒绝支付的数亿美元负债。

最终等到 Jason Stone 离开 Celsius 时,Celsius 的资产负债表上则演变成 2 亿美元的漏洞,Celsius 却无法给出任何解释以及解决方案,尽管资产负债表持续出现破产的迹象,但 Celsius 还是打算承担更多客户的资产,这意味着 Celsius 不打算停止,只想继续累积大量债务,损害了所有债权人的利益。

2021 年 1 月,加密市场开始了一个牛市周期,导致 Celsius 面临了严重的汇率损失,当客户试图提取 ETH 存款时,Celsius 被迫在公开市场以历史最高价格购买 ETH,蒙受了巨大损失。

面对流动性危机,Celsius 开始提供两位数的利率,以吸引新的储户,这些储户的资金用于偿还早期的储户和债权人。因此,尽管 Celsius 持续将自家包装成一家透明且资本充足的企业,但实际上内部里早已成为庞氏骗局。

直到 2021 年 3 月,KeyFi 清楚地意识到,Celsius 的庞氏骗局可能会对 Celsius 及其消费者造成财务上的巨大损失,这也可能对 KeyFi 的声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当时 Celsius 已经在 2020 年 12 月错失给 KeyFi 的第一笔付款,虽然 Stone 已被授权购买 NFT,作为根据协议、APA 和服务协议的利润份额的预付款,但 Celsius 却未能提供总利润份额的具体说明。

Celsius 与 KeyFi 正式宣告败局

2021 年 3 月 9 日,Celsius 通知 Stone 将不再担任 Celsius KeyFi 的首席执行官,Stone 离开 Celsius KeyFi 后,Celsius 继续访问和控制 0xb1 钱包。Celsius 首席执行官 Alex Mashinsky 将这种控制权用于自己的个人利益,也就是将有价值的非金融资产从 0xb1 账户转移到他妻子的钱包中。

由于其商业模式取决于向储户提供比他们投入的更多的资金,Celsius 必须不断吸收新资本。例如,为了支付其日益增加的债务,Celsius 被要求从 Tether 上贷款约 10 亿美元。虽然 Celsius 为这笔 10 亿美元的贷款支付了 5%-6% 的利息,但它对客户的欠款还是不断地增加,因为它先前就已接受许多流行的代币作为存款。

Tether 贷款和其他 Celsius 存款一起被用来掩盖 Celsius 在资产负债表上的数字。即便如此,Celsius 仍在继续推广其高利率存款,以吸引新的储户向其提供更多资金来偿还早期储户。

2022 年 6 月 12 日,Celsius 宣布因极端市场条件,因此暂停所有账户之间的提款和转账交易。逼不得已采取了这激烈行动是因为公司手头已经没有任何加密资产以履行它拖欠客户的债务。

Celsius 之前声称的 “根据我们的全面流动性风险管理框架,它拥有足够的准备金来履行义务。” 如今都已经成败局。

截至今年 5 月,客户存款价值约 118 亿美元。根据报道,高盛正在寻求以 20 亿美元的低价收购 Celsius 的资产。

Jason Stone 称 “Celsius 向我保证,他们的交易团队充分对冲了我们在流动资金池中的活动造成的任何潜在的无常损失。他们还向我保证,他们进行了风险管理和对冲,以应对代币价格的波动,但在 2021 年 2 月下旬,我们发现 Celsius 骗了我们。他们没有对冲我们的活动,也没有对冲加密资产价格的波动。”

目前,Celsius 的资产负债仍然是黑盒子。

加密借贷平台 Nexo 发推特表示,可以随时收购 Celsius 的任何剩余合格资产,Celsius 则未做出任何反应。也有人寄望于 Celsius 的早期投资者——Tether,然而 Tether 似乎只想撇清关系,并表示 “Celsius 的财务危机与 Tether 无关,也不会影响其 USDT”。

在流动性泛滥的时代,许多企业都以高收益率为诱饵,疯狂营销吸金以扩张负债端,而当借贷业务无法满足庞大的沉淀资金的使用,开始疯狂对外投资,房地产、上市公司债权、VC LP,历史就会永远惊人的相似。

每一轮牛熊周期转换,总会有人会经历去杠杆的痛楚,总有人或机构成为被牺牲的 “代价”,LUNA 算稳的 DeFi 愿景破灭后,CeFi 也迎来幻灭时刻。而创始人 Mashinsky 不得不低下头向市场认输,未来又该何去何从呢?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1日 下午5:27
下一篇 2022年7月11日 下午6:03

相关推荐

  • 港府虚拟资产发展宣言提到了哪些关键尝试?

    至少就今天的《宣言》来说,这只不过是李家超的「施政纲领」中关于提升「金融服务竞争力」中的「金融科技」中的「虚拟资产」板块的内容,不能说无足轻重,但跟「发展北部都会区」、「成立香港投资管理公司(港版淡马锡)」、「再工业化」等政策相比,「虚拟资产」确实只是一个小尝试而已。

    2022年11月1日
  • 详解a16z推出的Helios:完全无需信任的以太坊访问

    Helios是我们开发的基于Rust的以太坊轻客户端,它能提供完全无需信任的以太坊访问。Helios使用了以太坊切换至PoS后促成的轻客户端协议,它能将来自不受信任的中心化RPC提供商的数据转换至安全可验证的本地RPC中。结合中心化RPC,Helios可在不运行完整节点的情况下验证数据的真伪。

    2022年11月9日
  • 以太坊收入被Uniswap等DApp超越,意味着什么?

    说大不大,是因为这毕竟只是一个单周数据,属于“偶尔为之”;说小不小,是因为Uniswap毕竟是以太坊上面千千万万个DApp的其中一个而已,现在一个DApp收入暂时超过整条链,哪怕只是昙花一现,也够“吓人”的了!

    2022年8月8日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

联系我们
邮箱:whylweb3@163.com
微信:gaoshuang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