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yer2竞争格局及未来展望

理论上,所有的公链都可以构建 Layer2 扩容方案,但是除了以太坊以外,其它能够位于头部的新公链基本都有不错的性能,其 Layer1 本体就能承载当前上层应用的需求。因此,Layer2 对这些新公链而言并不是一个迫切的需求,也不是市场主要关注的方向。

Layer2竞争格局及未来展望

核心观点

L2 技术方案:由于数据可用性的优势,当前 Rollups 已经占据了绝对主导

OP Rollup:已经形成 Arbitrum、Optimism 两强的竞争格局。以太坊后续的升级将更加利好 OP Rollup 的生态扩展。

ZK Rollup:长期来看技术优势明显,但有众多实现上的挑战。ZK Rollup 整体尚处于早期技术发展阶段,可以分为通用扩容、专项应用、隐私保护三个细分领域。

值得关注的 L2 创业与早期投资机会:新 ZK Rollup 方案、ZK 挖矿、L2 互通性

L2 当前生态概览:Rollups 占据绝对主导

—— “When we are talking about Layer 2 nowadays, we are actually talking about Rollups.”(现在当我们在讨论 Layer 2 的时候,实际上我们讨论的就是 Rollups)

Layer 2,简称 L2,指的是公链的二层扩容方案。这类方案一般指的是那些构建在公链之上、而不对公链本体做修改的扩容方案,和 “分片” 之类的对公链本体做出改动的 Layer 1 扩容方案相区分。

理论上,所有的公链都可以构建 Layer2 扩容方案,但是除了以太坊以外,其它能够位于头部的新公链基本都有不错的性能,其 Layer1 本体就能承载当前上层应用的需求。因此,Layer2 对这些新公链而言并不是一个迫切的需求,也不是市场主要关注的方向;本文接下来讨论 Layer2 的时候,默认指的就是以太坊的 Layer2。

如果你从头开始学习 Layer2,你可能会看到许多的技术方案。但随着数年的演化,到了 2022 年 9 月,Rollups 方案已经占据了 L2 的绝对主导。

从事实应用、TVL 的视角来看,根据 l2beat 的 TVL 数据统计(如下图所示),当前 Rollups 技术路线技术路线的 TVL 占比已经超过 95%,其中 OP Rollup 的两大头部项目 Arbitrum、Optimism 更是占了整个 Layer2 的近 80%。这从事实应用上说明了 Rollup 在当前 Layer2 中的主导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有 $1.8B TVL 的 Polygon PoS 并未包含在 l2beat 的统计之内。这和 L2 的定义进一步精确化、一般侧链在 l2beat 中不被视为 L2 有关,这将于后文进行阐述。

从技术发展、社区共识的视角来看,V 神等以太坊社区成员不仅已多次表达对 Rollups 的认可,更是公开宣布以太坊主链的后续更新将执行 “Rollup-centric” 路线。以太坊合并后将推出的 EIP-4844 和后续的 Danksharding,都和 Rollups 进行了很好的配合和联动。

为什么 Rollups 方案取得如此广泛的认可和共识,从众多方案中脱颖而出?在本文的第二部分,让我们来对其它 L2 方案做些回顾和对比。

L2 技术方案回顾

2.1 状态通道:场景有限

状态通道(State Channels)是最早出现的 L2 扩容技术方案,也是大家接触到 L2 方案的时候可能都了解过的:对于频繁交易的双方,我们可以给他们专门在链下构建一个” 交易通道 “,等他们做完一个阶段的频繁交易后再进行结算,以避免对每笔交易单独上链对网络的占用和费用消耗。

这个方案在以支付场景为绝对核心的比特币上得到了发展和应用,不断演进成为了现在的闪电网络;但对于遍布智能合约、应用场景繁多的以太坊而言,它的局限性就相当强了。另外,它能做的事后续的技术方案也能做,有更好的上位替代。

2.2 侧链:安全性问题与 “真正的 L2”

侧链(Side Chain),指的是在主链上构建一条新的区块链,来分担主链的交易。侧链的机制、共识节点、运转都是独立于主链的,某种程度上可以把它看作一条独立的公链,只不过在创建之初就天然和以太坊主链建立了比较紧密的数据通道。当下,比较知名的侧链项目有 Polygon PoS(即大家平时看到的 Polygon 链)、Ronin(专门为 Axie Infinity 设计运行的侧链)、xDai。

一般来说,侧链在机制设计上会聚焦于更好的性能,但它们的安全性比主链要低很多。如果你的资产转移到侧链上之后侧链受到攻击,你的资产是没有办法拿回来的,而后续的几种 L2 并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例如,在 2022 年 3 月 23 日 Ronin 网络受黑客攻击事件中,超过 17.36 万个 ETH 和 2550 万个 USDC 被盗。对于这些资产的拥有者而言,他们的资产就永久丢失了。

以太坊之所以能够稳居应用公链第一的位置,其远超其它公链的去中心化程度和安全性保证是一个核心原因。侧链作为一个不能继承以太坊主链安全性的 L2 方案,是难以有发展前景的。

事实上,当前在一些 L2 技术讨论的分类之中,已经出现有了 “真正的 L2” 这个概念,其对 L2 进行了更加明确的限定:扩容方案需要继承主链的安全性;即如果 L2 由于漏洞、基础设施故障而宕机,L1 也会在智能合约桥接内安全地保护用户的资产。在这种定义下,普通的侧链就不再属于 L2 的范畴了。

2.3 Plasma、Validium、Volition、Rollup 之间的关系

除了 OP Rollup、ZK Rollup 两种 Rollup 方案以外,Plasma、Validium、Volition,也是有一定关注度的 L2 技术。它们之间其实有着相关度度很高的联系,事实上,它们的区分主要就是围绕着证明类型、数据可用性两点展开的,如下图所示:

2.3.1 证明类型:有效性证明 vs 欺诈证明

证明类型,指的是 L2 将采用何种技术方案,向以太坊主链证明自己计算结果的正确性。即,以何种方式继承以太坊的安全性。目前主要的方案是有效性证明和欺诈证明,其中 Validium、Volition、ZK Rollup 采用前者,Plasma 和 OP Rollup 采用后者:

  • 有效性证明 ,是一种利用零知识(ZK,Zero-Knowledge)密码学以实时确保交易有效性的数学证明。在一些地方也会直接写作” 零知识证明 “、”ZK 证明 “。
  • 欺诈证明 ,会先默认交易有效,但引入了一个往往时长为 7 天的” 挑战期 “。一旦证明提交至 L2,验证者留有一定的时间以标记出无效的证明,发起挑战;无效证明可能包含着不正确的状态转换,因而会对涉及的验证者施加惩罚;随后状态回滚至最近的有效快照状态处。

经常受讨论的 OP Rollup 与 ZK Rollup 之争,背后本质也是两种证明类型之争。现在以太坊社区基本已经对这个问题达成了共识:从长期来看,能够实时确保交易有效性、确定交易状态的 ZK Rollup 会胜出;但中短期内,由于 ZK 技术本身的困难和 EVM 兼容实现的进一步挑战,其生态发展会落后于硬件需求更低、能够更好的兼容 EVM 的 OP Rollup。

2.3.2 数据可用性:状态数据存放在链上还是链下?

链上:状态数据连同所有交易的所有执行的 calldata (智能合约函数调用、原生代币转移、签名) 一起放入交易块/rollup 的加密证明中,这使得可以在链上访问和验证所有数据。

链下:执行的 calldata 和状态由 L2 处理并存储在链下,这使得这个方案不够安全和去中心化。然而,链下存储数据方案更容易将更多交易打包进一个 rollup 中,也因此比链上调用数据证明方案的速度快许多。

Plasma 和 Validium 的交易和状态数据都是在链下存储的,因此缺少链上的数据可用性;然而,在具体的实践中,大家很快发现了数据可用性对于 L2 方案稳定运行的不可或缺。无论是 Plasma 还是 Validium,都面临一个问题,如果在其他验证节点计算数据的时候 L2 的节点拒绝提供数据,应该怎么办?

在 Plasma 中,新的 L2 区块会在” 乐观 “假设下不断生成;而原始数据不可用,意味着没有人能够发起对结果挑战,在这种情况下,用户的资产就可能会丢失。由此可见,这种数据可用性的缺失会给 Plasma 带来极大的挑战。再加上 Plasma 的” 数据可用性版本 “OP Rollup 的实现相对简单,因此目前采用 Plamsa 项目技术方案的并不多。

在 Validium 中,由于当原始数据不可用时,验证节点将无法生成 ZK 证明,从而 L2 上无法产生新的区块;在这种情况下,虽然这个 L2 链的可靠性会受到质疑,但至少用户可以从最后得到验证的区块处,取回自己的资产,避免额外的损失。因此,虽然数据可用性的缺失依然对其安全性构成了比较大的挑战,这个代价是相对可接受的,Validium 也因此存在一些应用场景。zkPorter 是就是 zkSync 的 Validium 实现。

考虑到 ZK Rollup 当前的技术难点,StarkEx 首创了 Volition 架构,构建在其上的应用可以根据自己对数据可用性的需要选取 Validium 或者 ZK Rollup 模式。因为 Volition 技术本身和采用相关技术的项目和 ZK Rollup 高度重合,有时候 Volition 也被归结为 ZK Rollup 的范畴进行讨论。

鉴于以上讨论,当我们对 L2 当前主要项目的竞争格局展开分析的时候,其实主要分析的就是两种 Rollup。让我们先来看 OP Rollup。

OP Rollup 的主要项目和发展前瞻

在 OP Rollup 领域,已经初步显现了 Arbitrum、Optimism 两强并立的竞争格局:当前 Arbitrum、Optimism 的 TVL 分别为 $2.51B、$1.58B,加起来占到了整个 L2 TVL 的近 80%。

3.1 Arbitrum、Optimism 的对比分析

首先值得强调的是,对于普通用户而言,Arbitrum、Optimism 在使用体验的差距实际上并不大。因为,在性能上,Arbitrum、Optimism 的吞吐量基本在一个级别,约为 2000-4000TPS,平时转账的 gas fee 低于 $0.05;如果以太坊在合并以后在 L1 成功进行 Danksharding 升级,结合 OP Rollup 的吞吐量可以达到近 10 万;在生态发展上,它们都有了初步完整的生态,有自己的 DEX、dApp 和借贷协议等公链基础应用,其中也有不少应用是共享的。

当前,两个项目最主要的区别体现在技术细节和项目的治理模式上面。

在技术上,可以说 Arbitrum 的技术更胜一筹:

从验证机制来看,Optimism 使用执行于 L1 的单轮欺诈证明,而 Artibrum 使用执行于链下的多轮欺诈证明,它比单轮欺诈证明更便宜、更高效

从 EVM 兼容来看,Optimism 直接使用以太坊的 EVM,只有一个 Solidity 编译器,而 Arbitrum 运行自己的 Arbitrum 虚拟机 (AVM),支持所有 EVM 编译语言 (Vyper, Yul 等)

在项目治理模式上,Optimism 比 Arbitrum 更加去中心化、强调社区治理,不过 Arbitrum 的中心化运营能力也很强:

Optimism 由 Optimism DAO 进行社区治理,它于 2022 年 6 月 1 日空投了治理代币 OP,也是主流 L2 项目第一个空投上币的项目。

Arbitrum 不是 DAO 治理的,完全由 Offchain Labs 开发运营。Arbitrum 团队的运营和营销能力很强,比如为期 8 周的 Arbitrum Odyssey 活动就吸引了大量的行业关注和新用户的尝试。

总结来看,从一些客观数据来分析,Arbitrum 在 TVL 和技术架构上更胜 Optimism 一筹,但两个项目大致处于同一梯队的。

3.2 Boba Network 与 Metis

Boba Network 和 Metis 也采用了 OP Rollup 方案,虽然它们在技术上有所创新,但它们的生态发展还处于一个很早期的阶段,这里简单做些介绍:

Boba Network 由 Optimism 分叉而来,主要对 Optimism 在退出周期上做了比较长打的优化:通过 “社区驱动的流动性池” 这一设计把 OP Rollup 的退出周期从 7 天缩短到几分钟。

Metis 的亮点在于使用了并行或分片式的 OP Rollup 架构。在 Metis 虚拟机 (或 MVM) 中,有着所谓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即 DAC (Data Availability Committee),它们拥有独立的计算和存储层,可以根据 L2 应用 (如 DAO、dapp、协议等等) 的需求定制。这些 DAC 是 optimistic rollup 的并行执行层。由于 DAC 具有跨层通信协议,各个 DAC 之间是完全可互操作的,并且流动性可以无缝地在它们之间转移。

3.3 OP Rollup 的发展前瞻

由于 OP Rollup 实现相对容易,性能存在天花版。已有 Arbitrum、Optimistic 两大高 TVL 项目的压制,现在在做一个新的 OP Rollup 的 L2 公链的挑战将会相当大。这个从 Boba Network 和 Metis 的发展和知名度即可见一般。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在这个细分赛道都会是 Arbitrum、Optimistic 两强争霸的格局。

现在市场上有一种观点:” 既然大家都公认 ZK Rollup 才是终局,OP Rollup 的技术和项目就不必去关注、研究了。” 虽然之前提到,从长期的技术本身来看 OP Rollup 确实会逊色于 ZK Rollup,但这并不代表到最后 OP Rollup 项目就会退出公众的视野。实际上,现在使用 OP Rollup 的项目也可以发展 ZK Rollup 的技术,并且在未来某个时间点进行技术的切换。

另一方面,现在 Arbitrum、Optimistic 的生态都在扩张,而如果以太坊合并后 EIP-4844 和 Danksharding 能够顺利实施,将会极大的降低所有 Rollup 方案因存储而消耗的费用。由于 OP Rollup 的费用主要来源于存储消耗,而不像 ZK Rollup 还需要额外支付 ZK Proof 的计算费用,因此费用降低的倍率会比 ZK Rollup 更高。再加上 OP Rollup 的应用生态的成熟度更高,其费用降低将更为用户所感知,得到更加快速的扩展。

当 OP Rollup 的网络通畅、费用下降到几乎可以忽略、安全性又得到保证的时候,ZK Rollup 技术提升带来的边际效应提升,不一定会高于在巨大网络效应下用户的迁移成本。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出现,那么对于后起的 ZK Rollup 项目的反超而言,将会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ZK Rollup 项目分类梳理

围绕 ZK Rollup 构建的 L2 项目主要可以分为三类:扩容方案,隐私方案,专项应用。

ZK Rollup 本身是一个有非常多值得研究讨论话题的赛道:ZK 的技术类型,ZK Rollup 的网络架构和节点角色,zkEVM……由于篇幅所限,这里将省略一些细节性的讨论,如有必要的话将在后文分析相关新兴投资机会的时候涉及。

4.1 通用扩容方案:StarkNet、zkSync、Polygon Hermez、Scroll

通用扩容方案,指的是希望基于 ZK 电路构建图灵完备的虚拟机(zkVM),从而可以在其之上编程,实现各种各样的应用。在这些方案中,StarkNet、zkSync 的发展历程比较久、进行了多轮融资,现在也都上线了测试网,一直是 ZK Rollup 的代表项目;Polygon Hermez 和 Scroll 在架构设计的创新、EVM 的等同性上展现了较大的潜力,也非常值得关注。

StarkNet 是由 L2 服务商 Starkware 主导推出的,目前已经发布了 Alpha 版本,不过技术依然有待打磨。它的主要有两个特点:在 ZK 方案上,基于自研的 ZK-STARK 协议,相比于更加主流的 ZK-SNARK 而言,它的可扩展性、潜在证明速度、抗量子计算的能力更加突出,但当前技术的成熟度也更低;在 EVM 兼容问题上,StarkNet 发明了 Cairo 编程语言,它不支持 zkEVM,Solidity 代码需要先通过 Warp 转译器转成 Cairo 代码再做部署,并且部分特性明确不支持(如 SHA256)。EVM 兼容性的问题,使得其生态项目和以太坊的 DApp 重合度较低

zkSync 是社区驱动型的知名通用 ZK Rollup 扩容方案,已经上线了可用的 zkSync1.0 主网,不过 zkSync1.0 的开发需要用专门的 Zinc 语言,并没有 EVM 兼容性。zkSync 在当前的 2.0 测试网版本强调了其 EVM 兼容性,因此获得了 1inch、Yearn Finance、Aave、Chainlink、The Graph 等以太坊知名项目方的支持。zkSync 2.0 测试网已经运行约半年,可能会成为最早成熟上线的 EVM 兼容的 ZK Rollup。

Scroll 是集成 ZK 各项前研技术和 GPU/ASIC 硬件加速的 ZK Rollup 方案。Scroll 创立之初以 EVM 等同性为其核心叙事,团队成员和以太坊基金会 PSE(Privacy & Scaling Explorations)共同研究一年多时间,其 zkEVM 方案和 PSE 一致联动的,有很强的正统性。Scroll 的网络架构由 Node(Replayer、Sequencer、Coordinator)和 Roller 组成,把各个角色的定位分的更加清晰。Scroll 已经开放了 Pre-alpha 测试网的注册。

Polygon Hermez(又名 Polygon zkEVM)是 Polygon 旗下的一个 L2 解决方案,其技术架构和 Scroll 很相似,它的主要亮点在于提出了 PoE 共识机制,激励 ZK Proof 的生成方相互竞争,不断优化其计算速度。这使得 “ZK 挖矿” 成为了潜在的一个新兴赛道,将于后文进行讨论。

4.2 专项应用:Loopring 与 StarkEx

与通用扩容方案相对的,是专精于某个特定应用场景的 ZK Rollup 方案,它的开发、上线更加容易,但不支持在其之上的二次开发。在早期 ZK Rollup 通用扩容方案技术开发困难、周期长的背景之下,这类方案以可用的高性能产品,获得了一定关注。代表性的方案有 Loopring,以及基于 StarkEx 的 dYdX、Immutable X、rhino.fi、Sorare 四个项目。

Loopring 是首个基于 ZK Rollup 的 DEX,同时支持订单簿和 AMM 机制,交易费用远低于以太坊主网。Loopring 当前主要在智能钱包、L2 NFT 交易市场的开源解决方案这两个方向进行布局,还有智能钱包产品。未来 Loopring 也有向通用 L2 发展的计划。

StarkEx 是 Starkware 推出的 ZK Rollup 扩容引擎。StarkEx 可以认为是一种 “To B” 的模式,给其上的每一个应用提供专门的 Rollup 技术服务。它提出了 Volition 架构,即 ZK Rollup 和 Validium 两种数据可用性模式,每个应用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取舍。以下是采用 StarkEx 的四个项目:

Immutable X,选用 Validium:L2 NFT 交易平台。它可以用接近于 0 的 gas fee 为铸造和交易 NFT 提供快速确认。

rhino.fi(原 DeversiFi),选用 Validium:L2 DEX,同时支持订单簿和 AMM 机制。项目于近期更名,并更改其定位为” 通往多链 DeFi 的 Layer2 网关 “

Sorare,选用 Validium:一款虚拟足球游戏,选用 L2 以提高其可扩展性

dYdX,选用 ZK Rollup:L2 衍生品平台,以订单簿模式运行。由于其良好的用户体验、较低的交易费用,它曾以超过 $1B 的 TVL 位居 L2 中的第一名。

2022 年 6 月 28 日,dYdX 宣布将转移至 Cosmos 生态,将基于 Cosmos SDK 开发定制应用链,并在即将到来的 dYdX V4 版本中实现迁移。迁移的主要原因,是其对以太坊主链性能进步速度、ZK-STARK 的技术迭代速度的失望,即 ETH 和 StarkEx 难以满足 dYdX 进一步提升产品性能的需求。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当前 ZK Rollup 面临的竞争和技术挑战。

未来专用和通用 L2 方案会并存,因为专用 L2 的技术难度更低、上线更快,从性能上看也可以在其特定场景做到极致。对于那些主要服务于以太坊主链资产的高频场景,专用 L2 方案可能会比通用 L2 方案上做的应用有更好的体验。

4.3 隐私扩容方案:Aztec Network 等

由于隐私保护是另一个 ZK 技术在区块链领域的主要应用场景,也有项目以隐私保护和隐私资产互操作性为核心来构建 L2,其中的代表就是 Aztec Network。

Aztec Network 采用自主研发的 Plonk 协议,现在有两个可用产品:隐私支付产品 zk.money,允许用户以 L2 的成本进行加密的私人转账;加密连接桥 Aztec Connect,允许用户在以太坊上秘密访问世界级的 DeFi 服务,同时节省高达 10-100 倍的成本。未来,Aztec 将会推出 Plonk Rollup 的扩容二层网络。Aztec 基于开源 EVM 汇编语言 Huff,没有强调 EVM 兼容性。

Aztec 上线于 2021 年 6 月上线,TVL 峰值一度到达 1400 万美元,现在稳定在 400 万美元左右。除了 Aztec 以外,也有一些早期的 ZK Rollup 项目以隐私保护为其核心叙事,例如 Obscuro、Intmax。不过,由于 Tornado Cash 事件,隐私产品在未来 Web3 世界所处的生态位处于高度不明朗的状态,这给该细分赛道的发展增加了不少不确定性。

Layer2 创业与早期投资的机会

上述是对 L2 技术的回顾和竞争格局的梳理,以便读者对 L2 当前的发展有一个大致的框架。接下来,笔者也将讨论一些 L2 创业和早期投资的潜在机会。

5.1 新的 ZK Rollup 通用扩容方案:zkEVM,隐私,OP+ZK

前文已经提到,OP Rollup 已经初步形成了 Arbitrum、Optimism 两强的竞争格局,但 ZK Rollup 的通用扩容方案普遍还处在测试与技术迭代的阶段,还没有成熟的应用生态和用户体验,这就给新项目的发展带来了机会。

新的通用扩容方案自然需要新的叙事亮点,而 zkEVM 是其中的焦点。因为 L2 最初的目的就是提高以太坊的性能,L2 上的很多项目其实是以太坊项目的迁移或者 fork,EVM 兼容可以让开发者有非常低的迁移成本;如果去 L2 开发需要学一套专门服务于 ZK 的语言,那么同样是要学新语言,开发者就会有去其它新公链的备选。从事实上看,EVM 不兼容的 StarkNet、zkSync 1.0 生态发展的艰难也部分印证了这一点。

zkEVM 的实现是相当有技术挑战的,其主要难点在于 ZK 电路的复杂性,以及需要利用 ZK 来重构整个 ETH 的状态转换。zkEVM 其实也分不同的级别,简单来说可以分为”EVM 兼容 “和”EVM 等效 “。

EVM 兼容,代表 – zkSync 2.0:Solidity 语言层面的兼容。它的实现相对简单(但依然很困难),但即使成功做出来了,也可能会有部分 Solidity 的特性无法支持。

EVM 等效,代表 – Scroll、Polygon Hermez:EVM 字节码层面的兼容。它会给开发者带来非常理想的体验(迁移的时候几乎只需要 copy-paste),但它的实现比 “EVM 兼容” 要难一个量级

除了 zkEVM 以外,L2 隐私方案也是一些新项目的核心叙事,前文已经提及。

另外,还有一些项目会在 Rollup 的具体方案上提出一些创新。比如希望融合 OP Rollup 和 ZK Rollup 的 Intmax,其认为 ZK Rollup 并不必要实时计算 ZK Proof,而可以把它们都集中到一个 batch 里以后每过约 4 个小时统一计算;如果用户对实时的状态确定性非常在意,那么可以缴纳额外的费用提前进行 Proof 的计算。

5.2 ZK 挖矿

ZK 挖矿,指的是通过提供高性能的 ZK Proof 计算,从 ZK Rollup 的网络中获取奖励。这个设想,主要起源于 Polygon Hermez 提出的 POE 机制。

在 Starkware 等经典的 ZK Rollup 架构设计中,有 Sequencer、Prover 两个角色,分别负责执行交易和生成 ZK 证明。但 Sequencer 和 Prover 的工作效率相差至少 5000 倍,两者之间始终存在延迟。在目前的家用电脑上,为每笔交易生成 Proof 却需要约 1.5 秒~2.5 秒,相当于每秒仅能为 0.6 笔交易生成 Proof。如果 ZK Proof 的生成时间无法得到妥善解决,那么用户的实时体验就可能不佳;如果交给专业的节点来计算,网络就可能面临过度中心化的问题。

Polygon Hermez 在其 POE 方案中称,允许多个 Prover 节点以竞赛的方式提交 Proof 并获得奖励,如果某个 Prover 是第一个(或者前几个)生成正确 Proof 的节点,该笔奖励由 Sequencer 以悬赏的形式进行支付。这样一来,Sequencer 或 ZK rollup 项目方相当于把 ZK Proof 加速策略委托给 Prover 节点运行者去研发,通过悬赏市的竞赛机制,可以很大程度上调动广大矿工的积极性,不失为一种共赢策略。

除了 Polygon Hermez 以外,Scroll 和 Taiko 也提出了类似的激励设想,也不排除 Starkware 和 zkSync 后续也会做相应的改动。如果 Prover 节点顺利去中心化,并且全部的 Proof 奖励分配给性能最优越的几个 Prover 运营方,类似比特币矿池的组织形式极有可能出现,这些 Prover 矿池由许多散户矿工贡献的设备连接而成,按照每个人贡献的算力分配奖励;同时,由于 ZK Proof 生成任务可以并行化,可切分,拥有的加速芯片越多、使用的生成策略越优秀,获得的奖励就会越多。照此看来,ZK 挖矿很有可能复制比特币挖矿的老路,挖矿设备会不断的更新迭代,组织形式将以矿池为主,而 ZK Rollup 本身也将大幅受益于这种变迁。

ZK 挖矿是一个尚处于构想期的 ZK Rollup 伴生赛道,其发展速度、市场上线存在着高度不确定性。不过,现在也已经有创业项目开始在做相关的布局了。

5.3 L2 互通性/L2 跨链

L2 的初衷是解决以太坊生态的性能问题,但众多 L2 方案的出现,也在把以太坊的流动性进行了碎片化。因此,也有一些早期项目开始着眼于 L2 的互通性和流动性的整合,类似于 “L2 跨链”。

从技术角度上来看,这种 “L2 跨链” 的实现要比 L1 之间的跨链要更加简单、安全,毕竟对于当前主流的 Rollup 方案而言,原始数据都在 L1 链上,这对于跨链的安全性有天然的保证;这也是 Rollup 技术优势的一种体现。

不少新兴的项目都希望实现 L2 的互通性:Hop、Connext、Synapse、Celer cBridge、deBridge、Tokemak……具体的应用形态可以有很多种,比如 protocol、DEX、钱包。但从用户视角来看,他们在 L2 互通性上做的事情是类似的:在应用层面提供多个 L2 的支持,与无摩擦的跨 L2 资产转移、代币交换、信息通信等操作。

总结

经过数年的竞争,由于数据可用性的原因,Rollups 已经成为了 L2 的绝对主导。并且,Rollups 已经得到了以太坊社区的认可,以太坊未来的升级也会以 Rollups 为中心进行。

OP Rollup 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可能都会是两强争霸的竞争格局,并且由于 EVM 兼容性,其生态发展非常迅速。以太坊后续计划的几次升级对 OP Rollup 的体验提升也要超过 ZK Rollup,这对 OP Rollup 的扩张也很有利。因此,二级投资者可以重点先关注 OP Rollup 相关的项目。

ZK Rollup 还处在一个百花齐放的早期阶段,头部的通用扩容项目多处于测试网阶段,并且缺少 EVM 的兼容性,生态较弱。但从长远来看,随着技术的成熟,ZK 所带来的基于密码学的安全性肯定是由于 OP 基于博弈论的安全性。对于创业者和早期投资者而言,ZK 相关的叙事会更加多样、有吸引力。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7日 下午2:09
下一篇 2022年9月17日 下午9:1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

联系我们
邮箱:whylweb3@163.com
微信:gaoshuang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