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onfirmation:纯粹主义者与游客,谁是加密世界的主要推动者?

加密货币的开源精神与传统商业智慧背道而驰。传统商业智慧认为在创建人们认为有用的产品时,创造者应该保护它并防止他人复制和竞争。但开源精神将集体进步优先于任何单个群体的短期利润,即通过让任何人都可以轻松地复制和构建产品,释放整个世界的智慧和创造力,从而在理论上带来更多的进步。

在 2009 年,中本聪发布了比特币白皮书,并将代码开源。从那时起,加密行业就一直保持着开放的精神。任何人都可以复制代码、改变营销方式并推出「自己的」代币和网络。数以万计的代币和网络相继出现,其中一些也出现了自己的模仿者。

加密货币的开源精神与传统商业智慧背道而驰。传统商业智慧认为在创建人们认为有用的产品时,创造者应该保护它并防止他人复制和竞争。但开源精神将集体进步优先于任何单个群体的短期利润,即通过让任何人都可以轻松地复制和构建产品,释放整个世界的智慧和创造力,从而在理论上带来更多的进步。尽管保持开源是有代价的,但如果没有它,加密货币在今天的世界上就没有意义。

代码开源的好处在于任何人都可以在现有产品的基础上进行改进,从而为世界带来更多实用的产品或服务。其代价是任何人都可以简单地复制产品,将叙事与营销策略结合起来,在从人们身上榨取利润的同时,却对进步毫无贡献。有一种观点认为,模仿价值提取者有助于长期进步,即使毫无戒心的用户被模仿链 (Terra/Luna) 或投资骗子 (3AC) 所欺骗,也许它会增加该行业的影响力和长期持久力。但价值提取者显然伤害了很多人,以及造成了大众对行业的负面看法,所以如何降低开源的代价值得讨论。

一些人认为,监管机构、值得信赖的品牌是降低开源代价的最佳方式。但这不仅会降低了开源成本,还可能扼杀了开源精神。我们已经在包括金融在内的每个行业中看到了这一点,监管机构会阻碍进步。通过游客 – 纯粹主义心理模型来理解开源精神是降低成本的最佳方式,本文的目标是帮助人们开始思考这个概念。

游客 – 纯粹主义心理模型

1confirmation:纯粹主义者与游客,谁是加密世界的主要推动者?

纯粹主义者是深谙历史,并熟知不同时代发展的细微差别的人。他们了解细微差别,并在构建之前考虑到所有以前的东西。他们对真实的事物表示赞赏,并创造出真正的新事物。纯粹主义者创造的产品对于大众市场来说可能太小众了,但它们是原创的,且秉承着崇高的信念。

游客是不关心历史的人,他们只是想创造一种能引起人们共鸣的产品。游客正在建造的东西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引起共鸣,但游客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如果一种产品过于游客化,就没有长期的持久力,就像前一天热门的东西,第二天就会消失。

游客 – 纯粹主义的心理模型是由时装设计师 Virgil Abloh 创造的。他的观点是设计中最有可能成功的公司是来自纯粹主义者和游客的交汇处。基于这种心智模式,他创建了一些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消费品牌,例如 Louis Vuitton 和 Off-White。当了解他的方法后,我意识到这与我过去十年在加密领域使用的方法相同。

以下是如何从加密公司、加密货币、NFT 和创始人的角度看待纯粹主义者、游客以及两者的交集:

纯粹主义者

Blockchain.com 是一个家 OG 自托管钱包公司。它的创始人认为 BTC 的真正用途在于它能够让人们拥有他们自己的银行,并保持对审查制度的抵制。直到今天,他们的核心产品仍然忠实于这一点。尽管他们一直在努力超越利基用户群,但在以太坊出现后未能适应时代发展。事实证明,提供简单买卖功能的托管钱包(Coinbase)和 ETH 自托管钱包(Metamask)是时代发展的更优选择。

比特币是加密货币 OG,它催生了一个行业。作为一种不会改变的稀缺价值存储,显然它非常有效,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发展太多。BTC 极端主义者正确地指出了 BTC 之后的许多骗局,但也错误地将推动时代向前发展的真正创新称为骗局,例如以太坊。

Rare Pepe 是于 2016 年创建在比特币网络上的 NFT 集合,早于以太坊上的 NFT。Rare Pepe NFT 是在 Counterparty 上创建的,这是一种基于比特币的协议。由于许多原因,包括缺乏与 BTC 钱包的互操作性,它一直都很小众。Rare Pepe 在加密货币原住民中仍然拥有强大的品牌和收藏家基础,但就主流关注而言,它被 Cryptopunks 和 BAYC 等基于以太坊的系列所超越。

Hal Finney 是早期的比特币用户,并于 2009 年 1 月 12 日从 Satoshi 收到了第一笔比特币转账。他还是加密货币公司 PGP Corporation 的核心工程师,可以说是 cypherpunks listserv 和 BitcoinTalk 论坛最重要的早期贡献者。他的工作对加密行业的发展非常重要,但现在只有小部分用户听说过他。

游客

FTX 是一家成立于 2019 年的交易所。该公司没有为该领域提供任何新的东西,但他们在 2020-21 牛市期间积极进行营销和抢占市场份额。这里有一段值得怀疑的历史,建立 FTX 交易所的团队还经营着一家名为 Alameda Research 的交易公司,Alameda Research 在 FTX 上上线了许多代币,但很少有人质疑这一点。目前该公司背后似乎有一个强大的媒体营销网络。

Solana 是 2019 年推出的「以太坊杀手」,并将自己定位为「为大规模采用而构建的区块链」。该项目没有提出任何有原创性的想法,但他们做出了一些设计权衡,使其在短期内成为比以太坊更便宜、更快的区块链。这些设计权衡让 Solana 在传统资金涌入的牛市中取得成功,但最终将阻止它的长期成功。当区块链的迭代纯粹是效率优化,在文化或社会上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发生,并且缺乏真正推动行业前进的新产品时,本身发展的空间是有限的。

Bored Apes Yacht Club 是一个于 2021 年推出的 PFP 项目。它是在数千个其他 PFP 项目之后出现的,但能够得到早期的加密用户的青睐,随后得到贾斯汀比伯、吉米法伦和斯蒂芬库里等名人的大力支持。

Michael Saylor 在 2021 年牛市中现身宣传比特币。他没有在加密领域建立任何有趣的东西,也没有关于加密的任何有趣的说法。他只是陈述比特币社区十多年来一直在说的话。但他的 MicroStrategy 公司因购买 BTC 而受到关注,目前他已成为媒体名人。

纯粹主义者 – 游客

Coinbase 是一家成立于 2012 年的交易所。它是第一款让用户可以轻松通过银行账户购买 BTC 的产品,并且近十年来一直处于加密创新的最前沿,使大众可以可以更加便利地使用加密货币。该公司很早就决定代表用户保管加密货币,这增加了一些纯粹主义者不喜欢的中心化。但不可否认的是,该产品在让新人进入加密领域方面非常重要。

以太坊于 2015 年推出,比 BTC 晚了 6 年。如果没有以太坊,就不会出现 DeFi 和 NFT。相对于比特币,以太坊在去中心化方面做出了一些牺牲,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 7 年,加密领域的大部分创新都来自以太坊区块链和其开发者生态系统。

Cryptopunks 是 OG 10K PFP 系列,它催化了当今 NFT 引领的创意赋能革命。

Vitalik Buterin 是以太坊的创始人,他是一位非常包容的创始人。Vitalik Buterin 带领区块链生态系统在公众中推动时代向前发展,并散发出加密货币领导者身上所有美好的品质。

本文对纯粹主义者、旅游者和两者交汇处的看法并非是绝对的。事实是,大多数关于加密的公开讨论都围绕着人们拥有什么财富。但思考这个概念并得出自己的结论可以极大地帮助你在投资之前,建立一个清晰的思考逻辑。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7日 下午12:05
下一篇 2022年10月17日 下午1:50

相关推荐

  • 新加坡没有改变对Web3的立场

    11 月 30 日,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在该国议会中回答议员质询时发表的“加密货币没有内在价值,新加坡没有计划成为加密货币活动的中心”等言论被个别媒体解读为似乎新加坡后悔拥抱 Web3。

    2022年12月24日
  • ZK元年,ZK Rollup项目今年表现如何?

    简短介绍于开始之前:ZK-rollup 是 layer 2 扩展解决方案,通过处理链下事务并将其捆绑在链上而提高以太坊的吞吐量,在这就不过多谈论其中的技术细节了,记住 V 神说过的话,ZK-rollup 好处包括更低的 Gas 和更高的链上安全性。

    2022年12月26日
  • 从概念、讨论到发展热潮 多地政府抢跑布局元宇宙

    从概念兴起到讨论热潮 元宇宙(Metaverse)在1992年科幻小说《雪崩》中被首次提出。随着算力供应快速增长、云计算价格持续下降、人工智能软硬件持续发展、VR技术逐渐成熟等一系…

    2022年6月30日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

联系我们
邮箱:whylweb3@163.com
微信:gaoshuang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