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铂金Birkin包,爱马仕把数字艺术家告了

2021 年年底,罗斯柴尔德以爱马仕经典铂金包 Birkin 为灵感,创作了 100 个名为 MetaBirkin 的 NFT 并在公开的交易平台上发售。2022 年 1 月,这位艺术家正式被爱马仕诉至美国纽约南区地区法院,诉由为侵犯知识产权、商标权和损害商誉。

1 月 30 日,奢侈品品牌爱马仕(Hermès)起诉数字艺术家梅森·罗斯柴尔德(Mason Rothschild)的商标侵权案再次开庭,这起长达 1 年多的 NFT 侵权案将迎来最终的判定结果。

2021 年年底,罗斯柴尔德以爱马仕经典铂金包 Birkin 为灵感,创作了 100 个名为 MetaBirkin 的 NFT 并在公开的交易平台上发售。2022 年 1 月,这位艺术家正式被爱马仕诉至美国纽约南区地区法院,诉由为侵犯知识产权、商标权和损害商誉。

案件审理耗时一年,在海外也备受关注,因为它关系到现实世界的商标进入虚拟环境、特别是出现了 NFT 这类数字艺术创作新载体后,是否适用商标法相关的法律法规来判定侵权与否。

你或许认为,罗斯柴尔德属于「盗图」爱马仕包包发行 NFT 并获利,应该是侵权了。但在现实的判例中,动视暴雪出品的军事射击游戏《决战时刻》长期使用悍马汽车造型与商标被通用动力公司起诉后,纽约南区地区法院于 2020 年 3 月判决认为,电子游戏创作中使用他人商标「受到言论自由保护」而豁免商标侵权。

MetaBirkin 案的判定将具有里程碑意义。而这起案件似乎也提醒了原告方的爱马仕:品牌该应对 Web3 时代带来的变化了。案件审理期内,爱马仕一边维权一边开始申请元宇宙相关的商标,里面包括虚拟服饰和 NFT。

MetaBirkin NFT 曾比爱马仕真包贵

爱马仕和罗斯柴尔德这场官司,纽约南区地区法院也认真起来了,原告、被告双方都曾要求在没有全面审判的情况下进行简易判决,但这些动议都被法院否决了。

案子的起源要追溯到 2021 年 11 月,在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数字艺术家罗斯柴尔德发布 MetaBirkin NFT 项目——以爱马仕铂金包(Birkin)的款型为「灵感」,用「独一无二的当代色彩和图形」设计了人造毛皮感的外观,制作了 100 个图片类 NFT。

MetaBirkin 于 2021 年 12 月在可公开买卖 NFT 的交易平台上架了,单价一度超过 4 万美元。什么概念呢?Birkin 铂金包系列的价格当时在 1 万美元 -3 万美元之间,1 个 MetaBirkin NFT 比爱马仕真包还贵。按照当年 12 月 MetaBirkin 的约 2.3 万美元的地板价计算,100 个 NFT 让罗斯柴尔德至少获利两百万美元。

因为铂金Birkin包,爱马仕把数字艺术家告了
MetaBirkin (上)与爱马仕 Birkin 的对比图

MetaBirkin 火了,但罗斯柴尔德也很快收到了爱马仕国际集团的律师函,指称他创作的 MetaBirkin 侵犯了爱马仕的知识产权和商标权,禁止他继续出售。

消息一出,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反应最快,赶紧将 MetaBirkin 系列下架了。但罗斯柴尔德不服,他捍卫自己艺术创作的自由,表示「不是在制作或销售假的铂金包」,只是对「想象中覆盖着皮草的铂金包进行了描绘性的艺术创作」,拒绝停售。

爱马仕也不唬人,2022 年 1 月,直接将罗斯柴尔德告到了美国的纽约南区地区法院。

辩诉过程中,爱马仕称罗斯柴尔德是想通过 NFT 快速致富的「数字投机者」,他不当盗用了 Birkin 商标,以添加通用前缀 「Meta」的方式将 Birkin 变成了元宇宙中的「假爱马仕产品」,这种商标侵权会误导一些消费者认为 MetaBirkin 与爱马仕官方有关联,损害消费者利益和爱马仕品牌声誉。

对此,罗斯柴尔德以「言论自由」权反驳称,MetaBirkin NFT 只是一个艺术品,借由表达他对时尚界「无皮草」观念的倡议;他也在 MetaBirkin 官网明确展示了免责声明——我们与 HERMES 或其任何子公司、关联公司不存在授权、认可或其他正式关联;还在声明中列出了爱马仕的官网链接,以避免混淆 MetaBirkin 与爱马仕的关系。

一整年的审理期里,双方的这起纠纷一直没有定论,1 月 30 日,法院也再次开庭,目前还未产生判决结果。MetaBirkin NFT 系列也仍在一些交易平台挂售,地板价为 3.8 ETH(折合约 5700 美元),交易额约为 250 ETH(折合 37.5 万美元)。

商标侵权还是艺术表达?

这起案件也引起了国内外法律界和艺术界的关注,大家都想看看,以捍卫「言论和思想自由」闻名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会多大程度凌驾于商标权之上?数字艺术家进行虚拟创作的法律边界在哪里?品牌的商标或商品的外形变成 NFT 后,是数字艺术品还是品牌或商品的数字化延伸?

事实上,早在 2020 年 3 月,也是纽约南区地区法院,以「受言论自由保护」而豁免了一名被告的商标侵权。当时,拥有悍马汽车商标的通用动力公司把动视暴雪起诉了,因为该游戏公司出品的游戏《决战时刻》中诸多场景都出现了悍马汽车的造型与商标。动视暴雪抗辩,这是为了让游戏更逼真,属于一种艺术创作表达。

这个案子审理的时间更是长达 3 年之久,最终判决认为,追求真实性之目的的艺术创作属于「存在艺术相关性」, 这种情况下以商标被混淆误认的「八因素」为依据具体调查后,使用他人商标受言论自由保障。

通用动力诉动视暴雪商标侵权案已过去 3 年,虚拟世界又出现了新的内容 NFT,MetaBirkin 案将再次为虚拟创作的边界做出判例,结果会给真实世界的商标权延伸到虚拟世界时提供一个合法的路线图。

有趣的是,罗斯柴尔德被爱马仕告了后,这位数字艺术家也陷入了「被侵权」的困扰,他指出,一些 NFT 交易平台上不断出现与 MetaBirkin 相似的 NFT 项目。事实上,随着创作数字化,NFT 侵犯现实品牌权益的案例出现了,现实品牌也在侵权 NFT IP 的情况。比如,去年 6 月,无聊猿 BAYC 开发方 Yuga Labs 就起诉了艺术家 Ryder Ripps,指控他们使用原始的 BAYC 图像,大量生产和销售了山寨版的 RR/BAYC 系列 NFT。

这些现象也亟待法律法规及其适用性的更新。

爱马仕一边维权一边布局 Web3

回归到 MetaBirkin 案,爱马仕对 NFT 商标侵权及品牌数字化的看法也在发生变化。

早在 MetaBirkin 之前的 2021 年 5 月, 罗斯柴尔德曾与另一位艺术家埃里克·拉米雷斯(Eric Ramirez)合作创作了名为 Baby Birkin 的单个 NFT 作品,这是一个婴儿在透明手提包中成长的动画 NFT,包的造型同样采用了爱马仕铂金包。

因为铂金Birkin包,爱马仕把数字艺术家告了
Baby Birkin NFT 外形

Baby Birkin 最终售价为 2.35 万美元,但这个作品并没有引发爱马仕做出任何反应,更不曾以侵权提告。

因此,在爱马仕向 MetaBirkin 维权时,有一种观点认为,这家法国的奢侈品品牌在为自己布局 Web3 清扫障碍。在起诉过程中,爱马仕就指责罗斯柴尔德损害了品牌进入 NFT 领域的能力。MetaBirkin 比「正主」更早受到爱马仕更早进入 Web3 领域,无疑会影响品牌自身的布局。

目前,爱马仕还没有发布 NFT 的计划,但奢侈品市场中的其他品牌诸如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古驰(Gucci)、蒂芙尼(Tiffany)都纷纷闯入 Web3 世界,甚至开售与品牌或商品相关的 NFT。

自 2022 年以来,主动拥抱 NFT 的时尚品牌越来越多,更有甚至从中获得了不错的收入。Dune Analytics 数据显示,运动品牌耐克(Nike)的 NFT 已经为公司创造了超过 1.85 亿美元的收入,而蒂芙尼、古驰和阿迪达斯(Adidas)等品牌通过 NFT 获得了 1000 万美元 -2000 万美元的收入。

MetaBirkin 案审理刚好跨了 2022 年一整年,案子似乎也点醒了爱马仕,它开始露出试水 Web3 的迹象。

去年 4 月,爱马仕执行董事会主席 Axel Dumas 在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尽管集团仍将聚焦手工艺传承,但未来会考虑使用元宇宙进行交流宣传。8 月,美国专利商标律师 Michael Kondoudis 在社交媒体披露,爱马仕已向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提交了加密货币、NFT、元宇宙、数字资产、虚拟服装等相关商标的申请。

MetaBirkin 的结果值得关注,固守手工艺的爱马仕会如何融入 Web3 和元宇宙也同样值得期待。或许不久后,我们将看到爱马仕正品 NFT 与 MetaBirkin 们同台竞技。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0)
上一篇 2023年2月1日 下午1:25
下一篇 2023年2月1日 下午1:40

相关推荐

  • a16z新推出的「不能作恶」许可证:NFT产权新基石

    a16z 推出了一个免费、公开、名为「不能作恶」的许可证,旨在让 NFT 领域的知识产权界定更加明晰。在 NFT 炒作起落的背后,许可证标准协议的制定也许更值得我们关注,因为它直接影响着 NFT 及其相关 IP 在现实中的传播广度。

    2022年9月6日
    336
  • NFT2.0进击之路:更加趋于理性和实用性

    面对愈演愈烈的加密资产熊市,区块链行业内部纷纷开始展开自我救赎,无论是公链(如 ETH)、还是去中心化金融 DeFi、DAPP 都在纷纷求变,寻找新的方向。而作为后起之秀的 NFT,在经历了 2021 年的火爆之后也陷入了衰退,寻找新的方向和动力迫在眉睫。

    2022年9月8日
    1.0K
  • 交易量创新低,NFT的出路在哪里?

    当我们谈及 GameFi 时会发现它们好像比 NFT 还久远,毕竟距离 Axie Infinity 和 StepN 爆火的故事已过去一年有余,人们不再期待 GameFi 能带来什么新鲜故事,但我们也看到一些传统巨头逐步杀入 GameFi 领域,其中不乏 EA、世嘉、育碧这样的传统大玩家。

    2023年9月11日
    649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

联系我们
邮箱:whylweb3@163.com
微信:gaoshuang613